<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劍仙在此 > 第五百九十章 吃我一炮

      第五百九十章 吃我一炮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說到這里,林大少就不想聊了。
        一開始都說了,廢話少說,直接開打。
        結果這個老家伙,非是不聽,還要逼逼這么多,讀者都要抗議這是作者在故意灌水了。
        寇中正聽到這里,心中的怒火,也終于壓不住了:“好,本座給你一次機會,不以多欺少,來一場將戰吧?!?br />  他撂下這樣一個字,轉身打馬回到帥旗之下。
        “哪位將軍愿意出戰,給我拿下這云夢狂徒?”
        他大聲喝道。
        周圍一陣躁動。
        部主大人,竟然選擇斗將?
        是了是了。
        云夢營地中,必定也都是帝國子民。
        光天化日之下屠殺,難免有損名聲,留人口柄。
        林北辰所依仗著,不就是近千精兵,一些武道強者嗎?
        正面將他最驕傲的東西擊碎,這個腦殘少年,就能夠明白,軍隊作戰,和小孩子過家家有什么不同了。
        “將軍,末將愿往……”
        已經身騎黑色疾行獸,鐵甲罩身的兩米大漢,搶先請命,旋即策獸奔出。
        這是巍山戰部中的一員驍將,天生神力,戰斗經驗極其豐富,個人修為也已經到一級武道宗師級別。
        “呵呵,袁將軍固然不愧是我巍山部的虎將,雙臂有數萬斤之力,可以扛山易鼎,定能一戰而勝……”
        錢智策馬回到主將身側,見狀連忙笑著恭維。
        寇中正聞言,也是淡淡地笑著點頭。
        的確。
        經歷過戰陣,從萬人尸體之中他過來的將領,戰斗經驗何其豐富,意志何其堅定?
        這種猛將,絕非是那些所謂的宗門、以及學院中走出來的理論派可以比擬。
        但他話音未落——
        轟!
        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起。
        抬頭看時,寇中正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愕然。
        只見袁文沖一兩米多的猛將,竟是被林北辰身邊那個白色劍士服侍女,直接從馬背上跳起來,凌空一腳,震碎了護身玄氣,然后照著眼窩子一拳,就從獸背上砸下來,接著又是個窩心腳,直接踹暈……
        這個過程,一共三次微頓。
        堂堂巍山戰部猛將,就失去了意識,躺在地上。
        冬日寒風瑟瑟。
        那女子抬手抓住袁文沖的腳脖子,就像是托著麻袋一樣,將他倒拖了回去。
        然后只見幾個挖礦軍的軍官,顯然是早有準備,瘋狗一樣沖出來,動作嫻熟地將這位猛將兄身上的鎧甲扒掉,只剩下了一條黑色的大褲衩,鐵索綁起來,就太近了云夢營地之中,消失不見了!
        “且,就這?”
        倩倩不屑地道:“還猛將?這么不經打?廢物?!?br />  說著,一回頭,掏出白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灰塵,一臉興奮,昂著小臉蛋,就好像是幼兒園終于考了100分的小朋友期待夸獎一樣,道:“公子,我表現怎么樣?”
        “你又搶風頭?”
        林北辰繃著臉,道:“接下來老老實實給我待著,不能再出手了?!?br />  “哦?!?br />  倩倩只好如霜打了的茄子一樣,蔫蔫地回到白馬上。
        但眼中還閃爍著躍躍欲試的神色。
        林北辰一陣頭疼。
        這個倩倩,其他方面都乖巧又可愛,就是癡迷于戰斗……他在考慮,要不要把這個小丫頭的wifi熱點給直接關了。
        太暴力了。
        而且,因為數次的暴力保險,這小丫頭如今在云夢營地之中,竟然是人氣高漲,有了無數的迷弟和迷妹。
        這更加助長了她的暴力傾向。
        哎。
        原本是嬌滴滴的侍女,如今儼然有著朝問題少女發展的趨勢啊。
        林北辰開始反思。
        對面。
        寇中正的眉毛抽搐了一下,道:“袁將軍輕敵了啊?!?br />  身邊眾將點頭,皆以為然。
        寇中正又道:“初戰失利,無妨,接下來哪位將軍還可出戰,給袁將軍報仇?”
        “大人,末將愿去?!?br />  一位身形修長,面色淡黃的中年人拱手請命,騎著一頭巨角鹿,奔騰而出。
        寇中正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喜色。
        錢智見狀,連忙不失時機地捧場,故意大笑著鼓舞士氣,道:“沒想到郭怒將軍,竟然愿意出手,哈哈,他可是在五年之前,就已經達到了二級武道宗師級境界,一手破天劍,力可開山,這一戰穩了……”
        話音未落。
        戰場中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金屬交鳴聲。
        火星濺射。
        就看云夢營地中出戰的一個身穿著奇怪學院服的中年人,腿兒出來的,根本都沒有騎馬,突然跳起來,一拳砸彎了郭怒手中的破天劍,然后凌空一個側踢,一腳將這位二級武道宗師,從巨角鹿獸的背上就掃了下來……
        錢智的笑容,頓時凝固冰凍。
        那可是郭怒將軍啊。
        平日里不茍言笑,但實力絕對足以排入巍山戰部猛將榜單的前三。
        巍山戰部很多人,一下子都呆住了。
        這……
        實力差距似乎是有點大啊。
        袁文沖和郭怒兩人,基本上都是一招敗北。
        完全被橫掃了啊。
        錢三省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冷笑了起來。
        呵呵。
        早就說過,軍隊里這幫將領,其實都是一群廢物。
        這樣的廢物領兵,風語行省大面積丟失,豈不是情理之中嗎?
        可恨自己一身才華,滿腹經綸,卻埋頭于故紙堆,做一些文職工作,上不了戰場。
        錢三省摸了摸自己臉上的鞭痕,越想越氣。
        而寇中正的臉上,怒意越盛。
        他再次眼睜睜地看到,十幾個挖礦軍瘋狗一樣沖出來,動作熟練,配合無間地將郭怒身上的甲胄,全部都扒了下來,只剩下了一條綠色的褲衩子,然后用特制的繩索綁起來,直接拖進了云夢營地……
        營地里,無數的云夢流民正在大聲地歡呼。
        仿佛是過年一樣。
        “許默,你打第三戰?!?br />  寇中正咬牙道。
        他身邊,一個身穿著漿洗發白的麻色布衣長袍的年輕人,點點頭,一言不發,策馬而出。
        周圍眾將,看向這個年輕人的目光,帶著濃濃的忌憚。
        許默,二十二歲,來歷未知??懿恐魉盏牧x子,兩年之前加入巍山戰部,人如其名,永遠都是沉默著,以至于很多人下意識地以為他是啞巴,但劍法精絕,極其冷血,但凡出手,不管目標是什么人,劍下絕對不留活口,出手次數少,卻鮮少失手,被朝暉城中許多人,暗中稱之為寇中正的私生子。
        寇部主讓許默出手,可見是真的動怒了。
        許默身著麻衣,胯下一匹雜毛老馬,來到戰陣中,抬手一指林北辰。
        “喲?”
        林北辰二郎腿歪歪斜斜地坐在小老虎背上,上下打量對手,道:“冷面殺手,沉默寡言,僵尸臉,普通裝,一把破劍,一匹老馬,哦嚯嚯,這不是網絡小說的主角嘛,哈哈哈哈,可以的,有性格啊?!?br />  許默面色淡漠,看不到絲毫的表情。
        他指著林北辰的手指,輕輕地勾了勾。
        林北辰搖搖頭:“將對將,王對王,今天本英勇無敵大元帥要練兵,不和你打……親弟,別吃了,這個人交給你了?!?br />  身后,首席元帥旗的棋手蕭丙甘同學,還在瘋狂地啃雞腿。
        從亮相開始,到此時此刻,他一直都在吃,而且吃的都是雞腿。
        以至于很多人都懷疑,這是一根雞腿永遠都吃不完呢,還是換了無數根一模一樣的雞腿?
        他到底哪里來的那么多一模一樣的雞腿?
        蕭丙甘吃的很開心。
        仿佛他一張嘴,咬住雞腿的那一瞬間,就得到了全世界。
        以至于他第一時間,都沒有聽到林北辰的話。
        啪!
        一個毛茸茸爪子,拍在了蕭丙甘的后腦勺。
        “吱吱吱?!?br />  銀色漂亮皮毛的大老鼠出現在他的身后。
        蕭丙甘腦子都被拍歪了。
        啪嗒。
        雞腿掉在地上。
        “吱吱吱?!?br />  光醬尖叫著。
        “???”
        蕭丙甘連忙撿起雞腿,一臉懵逼地道:“親哥叫我?”
        他看向林北辰。
        林北辰簡直無語。
        “吱吱吱……”
        光醬像是訓兒子一樣大聲地叫著。
        蕭丙甘恍然大悟地道:“讓我出手,啊啊,好的,知道了,看我的吧?!?br />  他單手將鐵木旗桿,轟地一聲,直接插在了凍土之中,然后雙腿稍微一蹲,就跳了出去。
        “來吧?!?br />  人在空中,蕭丙甘一聲大喝。
        拔劍。
        劍如門板。
        當頭就朝著許默拍下。
        許默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輕蔑之色。
        人們往往對于自己的優點,特別自信。
        比如眼前這個少年,神力驚人。
        所以對于自己的力量,無比自信。
        才會采取這樣的打法。
        大劍,凌空,撲殺。
        但是對于許默來說,這樣的蠢貨,太好對付了。
        他對敵,往往只出一劍。
        最致命的一劍。
        迎面而來的劍風,吹動了許默的長發。
        他修長的五指,按在了腰間鐵劍的劍柄上。
        手腕一震。
        一抹璀璨的烏光,驟然自腰間傾瀉而出。
        咻!
        劍氣破空。
        這一劍,直取眼前神力少年的心臟。
        下一瞬間,許默仿佛是已經感覺到了那種令人陶醉的劍刃刺入血肉、骨骼然后是心臟的觸感。
        但也是在這一瞬間,蕭丙甘卻用自己的手,擋在了胸前心臟的位置。
        許默一怔。
        一只手而已,擋得住自己無堅不摧的劍?
        但劍柄上傳來的反震之力,卻讓許默的驚怔,瞬間被放大。
        因為那種感覺告訴他,這一劍仿佛不是刺在血肉上。
        若是刺在了一塊百煉精鋼上。
        入內一指。
        然后再也無法寸進。
        同一時間,蕭丙甘的門板大劍,已經當頭拍下來。
        許默大駭,怒喝一聲,對著劍刃一拳轟出。
        轟!
        恐怖的能量爆溢。
        許默只覺得耳中嗡嗡嗡作響,眼前金星亂冒。
        胯下的老雜毛馬匹也一下子尥蹶子了。
        嘶叫一聲,將許默甩下馬背,然后當場就……
        沒錯。
        這匹雜毛老馬,竟然是當場就跪在了地上。
        它竟是在想蕭丙甘求饒。
        而許默本已經被震得頭腦發昏,掉在地上之后,摔了一臉泥,還未爬起來呢,蕭丙甘毫不猶豫地對著他的腦門,又拍了一劍。
        許默一聲不吭,當場就翻著白眼昏死了過去。
        挖礦軍扒衣隊沒有早一秒也沒有遲一秒,踩著點沖出來,將許默渾身麻衣都扒掉,只留下一個紫色的大褲衩,就綁起來拖走了。
        其中一個挖礦軍扒衣隊的軍官,還很失望地罵罵咧咧:“這是個窮鬼,身上什么都沒有,竟然還穿著紫色的褲衩,真他媽的悶騷,害的我猜顏色打賭輸了一顆【北辰藥丸】……”
        他們竟然厚顏無恥地在玩猜巍山戰部將領們褲衩顏色打賭的游戲。
        蕭丙甘舉起劍對著那雜毛老馬。
        后者竟像是一個人一樣,面部表情豐富,當場爬起來,不用多說,就乖乖地進了云夢營地。
        蕭丙甘這才心滿意足地收起門板大劍。
        他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被長劍幾乎洞穿,鮮血橫流。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這個又白又渲的清秀胖子,一臉的毫不在乎,用流著血的手,掏出懷中那個沾著土的雞腿,吹了吹上面的塵土,然后開開心心地一邊啃雞腿,一邊轉身走了回去……
        只有少數人注意到,這胖子受傷的傷勢,在短短時間之內,竟是已經愈合了不少。
        冬日微光。
        冬風凄冷。
        巍山戰部陣前,一盤死一般的沉默。
        寇中正的眼皮子在瘋狂地跳動,嘴角也在不斷地抽搐。
        部主大人身邊的將領們,一個個表情都如同白天見了鬼一樣。
        什么情況?
        許默也敗了?
        還是被那扛旗少年一劍拍暈活捉?
        現在,將領們只覺得渾身一陣陣前所未有的發寒。
        仿佛這一刻,他們已經被扒掉了一身鎧甲只剩下了一個大褲衩一樣。
        這些云夢人簡直是變態。
        竟然當眾扒褲衩。
        這要是落在他們的手中,豈不是一世英名都喪盡了?
        一個被當眾扒的只剩下褲衩的將軍,以后還如何帶兵?
        錢智很明智地在這個時候選擇了閉嘴。
        現在他不要說拍馬屁,哪怕是發出一點點的聲響吸引了寇中正部主的注意力,只怕是瞬間就要成為發泄憤怒的對象。
        許久。
        許久。
        許久。
        寇中正這一口老血才勉強壓下去,一口氣才喘上來。
        他現在真的是后悔。
        自己吃飽了沒事干,為什么要選擇斗將這種方式。
        一擁而上把林北辰這個小畜生直接剁碎了它不香嗎?
        寇中正心中怒火在燃燒。
        他何曾丟過這種臉面。
        今天這面子要是找不回來,以后在朝暉軍各大戰部之中,他巍山戰部豈不是成為了笑柄?
        他緩緩地抬起手,咬牙切齒道:“林北辰,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可惜你不珍惜,那么接下來,我可就要……”
        話音未落。
        轟轟轟轟!
        劇烈的爆炸聲,從城外第一城區的方向傳來。
        整個地面都開始震蕩了起來。
        一連串急促的警鐘聲,不斷地從第一城區的城墻方向傳來。
        同時,遠遠可以看到,一個個小黑點風狂地朝著第一城墻撲來。
        “海族進攻了?!?br />  有人驚呼一聲。
        當當當當當!
        急促刺耳的警鐘聲不斷地激鳴。
        足足二十四聲。
        而且第一波鐘聲響起之后,第二波緊接著急促傳來。
        這是極度危險的求援信號。
        所有巍山戰部的將領和軍士,這一刻面色狂變,心神震顫。
        連續響起的鐘聲,清晰地告訴他們,西面城墻面臨巨大危機,隨時都有可能失守。
        這是自從北海帝國與海族的戰爭爆發以來,朝暉城中第一次響起這種級別的警鐘警訊之聲。
        寇中正心中一顫:糟糕,最可怕的災難,要降臨了。
        一旦被海族攻破了城墻,那正面的陣地戰,對于人族軍隊來說,絕對是一場災難。
        這一刻,林北辰的臉色,也變了變。
        然后他就憤怒了起來。
        該死的海族。
        竟然在本少爺裝逼正盛的時候,突然來打攪。
        破壞我的好事。
        不可饒恕。
        他很憤怒地從【百度網盤】之中下載了69式火箭炮,抗在肩頭,對準警鐘傳來的第一城區西城墻外的方向,直接按下了扳機。
        咻——!
        奇異的破空氣嘯之聲,托著長長的尾音。
        炮彈在虛空之中劃出一道優美的淡紅色拋物線,略過了二十里的空間,直接射入到了城外密密麻麻的海族大軍之中。
        時間,在這一瞬間仿佛是短暫的停頓了一下。
        下一瞬間——
        轟隆??!
        大地猛地震顫了起來。
        空氣中有一層透明氣浪,炮彈落點為中心,猛地爆發出來。
        地面附近的巖石,瞬間化作齏粉。
        肉眼可見的淡紅色的光芒迸射。
        爆炸點周圍千米之內的海族,不論實力高低,瞬間氣化,消失在了空氣里。
        然后一道刺目不可逼視的蘑菇云,緩緩地騰空而起。
        -------
        哦嚯嚯,萬字更新。
        你愛了嗎?
        求月票嘞。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