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23章

      第23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皇帝也笑了,叫人抱了元儼過來:“朕叫你哥哥們來行獵,怎么你也來了,你拿得動弓箭嗎?”
         
          元儼奶聲奶氣地道:“兒臣能拿得動,母妃說,父皇能百步穿楊,我也要像父皇一樣棒!”
         
          皇帝大笑,元儼的生母王美人在后宮之中最為得寵,小小的元儼也是經常被他捧在手心中,與其他皇子不同。
         
          元儼抬起頭撒嬌地告狀道:“父皇,我要騎馬,母妃不讓我騎。我都這么大了,哥哥們都能騎馬了,為什么不讓我騎?”
         
          皇帝笑問:“哥哥們都能騎了?”轉問夏承忠:“元侢也能騎馬了嗎?”
         
          夏承忠忙回道:“上個月陳王爺抱著七殿下同乘一騎慢慢地走了圈?!?br />   
          皇帝笑道:“好,那今天父皇和你同乘一騎,也讓你過過癮!”
         
          元儼大喜,忙從保姆手中掙扎著要下來磕頭,皇帝笑著抱過了他,道:“來,一起騎馬去!”
         
          六皇子元偓、七皇子元侢羨慕地看著元儼咯咯笑著,被皇帝抱著上馬,同騎而乘,而自己卻只能黯然地被身邊的護衛抱著上馬。
         
          站在后面的元儼保姆心中暗喜,昨天王美人教的話,小殿下果然記得好,說得妙。
         
          站在一邊的陳王元佑心中忽然一澀,多年前的自己,也如同此刻的元偓、元侢一般,年紀同樣相差無幾,父親親手抱上馬的,看著夸著的,卻永遠是比自己大了一歲的大哥元佐。
         
          想到這里,他搖了搖頭,甩開心頭不適宜的想法,揮鞭策馬追了上去。
         
          皇帝先行,陳王元佑隨后,其余諸皇子及侍讀們也跟著策馬追了上去。
         
          本朝以軍功起家,諸皇子射獵的本事都不差。不一會兒功夫,陳王元佑先射著了一只獐子,過一會兒,冀王元雋也射著一只兔子。益王元杰急了,一抽馬韁,遠遠地跑到了前頭去。眾王都全神貫注在行獵上,唯恐自己落了后。韓王元休也跟在眾人中間,眼看著今年人數與往年相比,少了許多,心中暗暗慨嘆:往年行獵眾人中,有三皇叔秦王延美和他的兩個兒子德恭、德隆,還有大哥元佐。再早些,還有太祖的諸子德昭、德芳等人。到如今,皇叔和兩位皇兄已死,大哥也因此事而發了狂病。德恭等兄弟貶的貶,逐的逐,再不見昔日的熱鬧了。
         
          正想著,忽聽得遠處元杰急叫道:“三哥,三哥,快——大鹿——”
         
          元休一回神,卻見前方一只大鹿飛快地跑過,忙引弓射箭,“嗖——”地一聲,正射中大鹿身體,眾人歡呼聲中,王繼恩率先騎馬過去,揮刀割下鹿茸來,盛了滿滿一碗鹿血呈給皇帝。
         
          皇帝大笑著喝了半碗,一揮手,令王繼恩將剩下的半碗鹿血賜給韓王元休。元休忙跪下來謝過賞賜,將鹿血喝下,直覺得一股熱氣自小腹直沖上來,抹了一下嘴角,把方才的想法頓時拋開,叫道:“兒臣再去射獵去!”
         
          皇帝下了馬,帶著三位年幼的皇子,至苑中歇息,其余四皇子和諸臣們,則繼續行獵。到了下午,各自回報上來:陳王元佑得了一只獐子、一只黃狼和三只兔子;韓王元休得了一只大鹿;翼王元雋得了一只大鹿三只錦雞,益王元杰卻只得了五只兔子,連小小的元偓也在護衛的幫助下得了一只兔子。
         
          皇帝站了起來,笑道:“都不錯,只是元休元杰落了第!這瓊林苑給你們鬧了半日了,咱們下午換一個地方鬧去!”指了指丞相李昉道:“下午咱們上你家鬧去!”
         
          李昉大喜,忙出來磕頭道:“這實是天恩浩蕩,老臣蓬蓽生輝?!?br />   
          皇帝笑道:“先別高興,就是看你家離這兒近院子大,好讓他們烤鹿肉去。且聽說你家今年的幾本綠菊開得好,朕也想去看看?!?br />   
          李昉喜動顏色,道:“是是是,綠菊本是最難得的。今年國泰民安,托了皇上的洪福,這花也乘人意。臣去年引種了兩本綠菊,是“豆綠芙蓉”、“綠玉牡丹”兩種珍品!昨天忽然開花,花朵碩大,竟如碗口,令人愛煞!原來是應了今日皇上駕臨,特地開花相候!”
         
          皇帝笑道:“你是三朝老臣,文章滿天下,說話也透著巧。但不是這豆綠芙蓉和綠玉牡丹有何區別?”
         
          李昉道:“豆綠芙蓉是淡淡的綠,是從純白中泛出的青綠,仿佛出山的泉水,映著松風竹影;綠玉牡丹卻是油油的綠,美玉般的,透著春江花月般的水色、充滿靈氣的綠?;噬弦豢?,就知道了!”
         
          皇帝點頭笑道:“說得朕馬上就想見到這兩本綠菊了。李昉,引路吧!”
         
          到了李昉府,便在菊圃邊設宴,一邊賞菊,一邊飲宴。
         
          夜色初上,便點起華燈,一邊烤著鹿肉,一邊皇帝便命諸皇子和諸臣作詩賦以記。凡有先作好的,便賜酒三杯。
         
          諸皇子苦苦思索著,益王元杰今日在行獵中落了后,知道晚上必還有詩賦命題,早早已經打好腹稿,見皇帝下旨,巴不得這一聲,立刻一揮而就,第一個呈上詩稿來。
         
          約過了半個時辰,諸王都有了詩作,呈上來先是給丞相李昉評過了,然后皇帝御覽,果然是元杰奪了冠,其次是陳王元佑,然后是韓王元休,翼王元雋雖然排在了最后,皇帝看了文章后笑道:“比起以前,也是大有進益了。今日不論騎射詩賦,都有賞!”
         
          王繼恩知道為著前日太醫報來,楚王病休康復許多,令皇帝心情極好。今日諸王也都有意承順,讓皇帝十分高興,必有厚賞,早準備了單子,此刻忙呈了上來?;实郾憬腥艘乐袢镇T射詩賦的名列,賞賜了上方珍玩等物,另留出了一份明日賜到楚王府中去。
         
          諸王見皇帝心內歡喜,自然有意承順,在席間談笑議論,異常歡暢,那說笑的聲音,連隔院都聽得見。所以這一次的筵宴,直到夜分方散。諸王謝過宴。各自捧著賞賜的珍品回去,由東門而入,正經過楚王府前。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