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65章

      第65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過了好半日,劉娥才顫抖著問道:“三郎,如果官家知道了我們的事,你說——”
         
          元侃用力抱緊了她,喃喃地似對她說,更似對自己大聲道:“不會的,不會的。你在這里的事,沒幾個人知道的,他們也斷不會泄露的。再說事情過去了這么多年,父皇可能根本就想不起來你是誰了!”
         
          劉娥喃喃地道:“但愿如此,但愿如此!”
         
          元侃怔怔地坐著:“二哥,我雖然不喜歡他,可是他尸骨未寒,就受到這樣的待遇,也著實令人……父皇,父皇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劉娥抬頭,看著元侃:“許王走得太快了,這死因到底為何呢?”
         
          元侃搖了搖頭道:“難說,二哥自接任開封府以來,事事上用心,只是用心太過了,未免損耗氣血。張氏妖媚固是事實,可是要說是她連累二哥早亡,卻也是有些牽強的說法?!?br />   
          劉娥慢慢地站起,坐到了元侃的身邊:“有沒有御醫驗過許王的遺體,看出是什么病來?”
         
          元侃皺眉道:“這也是蹊蹺之處。太醫院三品王太醫驗過之后,報上宮中的是二哥積勞成疾,心血損耗盡了,心經受傷,忽然血氣上涌,吐血而亡。二哥初過世時,父皇憂傷過度,幾近成疾,聽隨侍的人說,有幾日父皇夢中驚悸而醒,直叫著皇兒皇兒的。后來不知道聽了誰的話,又派了王繼恩去查二哥的死因。這一查就出了事,就是前幾天,王太醫好好兒的,就忽然自己上吊死了。才過了幾天,就發生今天的這件事兒!”
         
          劉娥偷眼看了看元侃,欲言又止道:“三郎,我,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元侃輕聲道:“小娥,你我之間還有什么事是要隱瞞的嗎?盡管說來!”
         
          劉娥輕輕地咬著下唇,道:“論理,他是你二哥。我聽到的只是些下面人的傳言,說得——有些犯忌諱!”
         
          元侃嘆道:“最難堪的場面,我今天在二哥靈前都見著了。唉,你說吧,我如今心中是一團亂麻,六神無主,不知道如何自處才好。說不定你那些犯忌諱的話,能聽出些什么來?!?br />   
          劉娥低下頭去,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地道:“坊間傳說,楚王當年忽然瘋了,是許王弄的鬼……”
         
          元侃怔了一怔,抬手止道:“你且等等,是了,那一日重陽節宴罷歸來……”他的臉上忽然升起一種難以言喻的神情:“那一日,我們原是跟著二哥走的。為什么好幾條路,二哥卻一定要走到大哥的府后那條路上去?那只海東青——”他忽然渾身顫抖:“那只海東青,就是從二哥的手里飛出去的。早不飛晚不飛,就在大哥的院外就松了套子飛出去了——”他發出一聲嘶喊:“二哥,若真是你,你好狠毒的心——”
         
          劉娥大驚,抱住了元侃:“三郎、三郎你怎么了,我該死,我不該說的——”
         
          元侃深吸一口氣,搖頭道:“沒事,沒關系——”他看著劉娥,臉上現出一絲苦笑,聲音也仿佛變得嘶啞了,他竭力慢慢地道:“沒關系,小娥,你再說下去。你那些犯忌諱的話,很好、很好!我想聽!”
         
          劉娥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地道:“這些話,我不知道是告訴你好,還是不告訴你好!許王任開封府之后,流放了一些楚王府原來的府僚,再加上那件事,有人說,是楚王一黨的人不饒他;還有人說,奪儲的事,許王做得出,那襄王、越王、益王他們也會做得出來……”
         
          元侃跳了起來,臉色紫漲:“你說什么?我、我們?四弟五弟他們?不不不,這不可能,這絕不可能!說這話的人,這心地何其惡毒!”
         
          “三郎!”劉娥迅速抬頭輕聲叫道:“三郎,外頭這些人心風波,你早知道到一些,比不知道要好!”
         
          元侃終于鎮定下來:“小娥,你說得對!還有嗎?”
         
          劉娥看著窗外,臉忽然紅了,聲音也越來越輕:“還有,就是坊間有人傳說,張良娣常到西佛寺去,不僅僅是為死去的父母做道場,而是那里的和尚,有些邪門歪道的東西。張良娣因此閨房之中很得許王的歡心……也因此,把身子弄壞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