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68章

      第68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王小波大聲道:“赫老三一輩子辛苦老實,是樹葉子落下來怕打破頭的人,如今他就這么被逼著撞死在城墻上。這狗官——”他將手中的人頭重重往地下一擲道:“這狗官還說他倚死訛官!赫老三冤不冤哪!”
         
          人群更加憤怒,叫道:“冤——狗官該死——”
         
          王小波大聲道:“我們今天就算不動手,難保明天不會象赫老三一樣地死。今天殺官是死,明天不殺官也是死。這世道不讓我們窮人活呀——我們都是一樣的人,為什么我們要被逼到這絕路上去?”
         
          人群一聲接著一聲叫道:“殺——殺官造反——”
         
          王小波振臂呼道:“我平生最恨不公道,天地間最不公道的是貧富不均,窮人受苦。天地不公,朝廷無道,我王小波今日就要替天行道,我來為大家均這世上的貧富,再不教窮人受苦!”
         
          人群沸騰了,“均貧富——均貧富——”的口號,一聲接著一聲,傳遍了整個青城縣,傳遍了整個蜀中。
         
          這是中國歷史上,百姓第一次叫出了“均貧富”的口號!
         
          沸騰的青城縣城,漸漸地平息下來,空氣中仍然彌漫著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王小波站在城頭向下看著整個縣城,轉過身去,看著城外青山連綿,無聲地一嘆。
         
          身后有人道:“姐夫在想什么呢?”
         
          王小波回過頭來,見是李順和計辭站在身后,臉色同樣的沉重,說話的正是李順。
         
          王小波看著計辭:“計先生以為呢?”
         
          計辭沉聲道:“大哥是在想,我們接下去應該怎么辦?”
         
          王小波點頭道:“官兵若是得到消息,一定會趕來清剿,我們立刻得想到下一步怎么走!”
         
          李順道:“官兵得到消息固然會來,我們分布在蜀中各地的茶幫弟兄們得到消息,一樣會拉起人馬來到!如今朝廷苛捐雜稅,敲骨吮髓,窮苦兄弟們早就沒活路了。只要姐夫振臂一呼,蜀中全境都會響應的?!?br />   
          計辭道:“這消息到得有遲有早,各地的情況未必都如青城一般容易解決。解決蜀中的官兵容易,但是我們現在的力量要與朝廷作對,卻無異于以卵擊石。必須得趕在朝廷大軍進蜀之前,攻打下一定的地盤,穩定了陣局。因此下一步打哪里,怎么樣打中朝廷的要害,打出我們的軍心士氣來,才是最重要的?!闭f著,他攤開了一張從縣衙中搜到的地圖,道:“離我們這兒最近的地方,往北上是永康軍所在、東進是成都府,這兩處都是重鎮,朝廷都有重兵把守,以我們現在的實力,不宜硬碰。依我之見,咱們現在最好打這里——”他的手一劃下,指住了一處地方。
         
          “眉州府彭山縣!”王小波與李順同聲道。李順嘿了一聲,興奮地道:“格老子的,齊元振這龜兒子,早就叫人恨得牙癢癢了。不知道多少苦兄弟說要把他剝皮點天燈呢!大哥,若是殺了他,才叫人解氣呢!”
         
          王小波點頭道:“不錯,計先生果然有道理,彭山只是一個縣城,守軍不多,齊元振卻是肥得很,宰了他,咱們就能夠飽了?!?br />   
          計辭道:“不錯,打彭山原因有四:一則彭山是離青城最近,也是我們此時的兵力吃得下的;二則青城存糧不多、山嶺難越,彭山卻人多糧足、交通容易,我們攻下彭山之后,便可擴軍備糧;三則齊元振民憤極大,殺了他是人人稱快,蜀中民心最附,大哥一呼萬應;四則,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他停頓了一下。
         
          王小波道:“什么最重要的一點?”
         
          計辭道:“我前期輔佐大哥還成,一旦咱們要在蜀中再開一個新天地,我自問才力難及。咱們須得請到一個比我更高明的人!”
         
          王小波道:“先生這些年來出謀劃策,極為高明,我不知道蜀中還有誰比先生更高明,縱有,也不過是官家的狗腿子,怎么會跟從我們這樣的泥腿子?!?br />   
          計辭道:“大哥應該聽說過此人,便是大名鼎鼎的巴山秀才吳文賞!”
         
          王小波啊了一聲道:“是他,我也久聞其名,只是不得而見?!?br />   
          計辭道:“吳文賞一向疾惡如仇,多年來為百姓仗義執言,筆如刀口如劍,蜀中官員無不怕他。去年曾經赴京城告御狀,此人胸有丘壑,大哥若得此人相助,何愁大業不成?”
         
          王小波道:“此人莫非就在彭山縣中?”
         
          計辭點頭道:“正是,去年他自京中告了齊元振的御狀,回到蜀中之后,便被齊元振下在彭山縣的牢獄之中。咱們打下彭山縣,正可解救吳先生!”
         
          王小波一拍大腿:“好,咱們就打彭山!”
         
          待得駐永康軍與成都的官兵得訊趕到青城縣時,王小波的人馬已經翻山越嶺,直奔彭山縣去了。一路上穿村過塞,所經過每一處村塞,便先殺了這一村的富戶惡吏,將所有財物均分給貧民。蜀人素開剽悍,青城附近的州縣武風又盛,本來就已經被官府盤剝得極苦,已經有三三兩兩的作亂現象。王小波所到之處,立時就有無數青壯年自帶了干糧投入軍中。消息一傳開,經常是王小波未到該處,便已經有百姓殺了富戶分了財物前來投奔。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