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71章

      第71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劉娥微笑道:“正因為如此,大皇子心氣極高,所以才會數犯龍顏,官家有心培植王爺,就不會讓您有恃寵生驕的機會,免得前功盡棄呀!”她拿掉了代表著吳王的杯子,卻在最后一個杯子上倒滿了酒,舉到元侃的面前笑道:“三郎,請滿飲此杯吧!”
         
          元侃長長地吁了一口氣,臉上一掃近日來的陰郁之色,笑著接過杯子一飲而盡:“聽你這么一分析,我好過多了。小娥,你真是我的女陳平呀!“
         
          劉娥今日說出這一番話來,卻是思量已久。前些時日錢惟演來討,將襄王府幕僚們勸元侃參與競儲,卻被元侃拒絕,說自己“只得做一個太平賢王足矣”,因此他托了劉娥相勸,這一番分析卻是眾人商議已久了的。只是由她口中說來,更能勸得進去罷了。
         
          然而此時看著元侃的神情,雖然已經有所觸動,但是對天威的難測,對兩個文武一道各有所長的兩個弟弟的擔憂,元侃的心中,仍需要一劑更好的靈丹妙藥,才能堅定他爭儲之心。
         
          劉娥揮手令身邊左右等人全部退下,自己緩緩地解開釵環,散落一頭長發。她站在桃花樹下,凝視著元侃:“三郎,記得當年,你曾經對妾身起誓,要一生一世地愛我,記得當日你是以韓王元休的名義起誓的,如今你可不再是韓王,也不叫元休了,時移事變,你心是否依舊?”
         
          元侃柔聲道:“小娥,不管名份怎么變,我對你的心,永遠不會變的?!?br />   
          劉娥笑盈盈地道:“那么,小娥要三郎再起誓一次——”她的眼睛亮晶晶地看著襄王,緩緩地道:“這一次,我要你以大宋未來天子的名義?!?br />   
          元侃整個人都怔住了,忽然間一股熱淚自心底涌起,不愧是他深愛著的小娥,她怎么可能是那種對自己沒信心要他一次次保證著恩愛的庸脂俗粉呢,她只是用這樣一種特殊的方式,來鼓勵他的信心呀。
         
          天底下有什么能比心愛的女人用全心全意崇拜的眼神更能激勵一個男人的雄心呢?剎那間元侃的眼中,發出王者的自信和霸氣來,他緩緩地道:“我、趙元侃,以大宋未來天子的名義起誓……”
         
          一夜之間,襄王趙元侃從退縮變為自信。
         
          第二天,當他走進議事廳時,緩緩地說出“上天屬意于孤,孤何敢推辭”的話時,眾人從襄王的身上,看到的竟是脫胎換骨般的改變。
         
          王欽若忙上前道:“恭喜王爺!”
         
          張詠喜道:“王爺可是要爭此次平蜀的帥位?”
         
          元侃搖了搖頭道:“我犯不著和老四老五他們爭,但是也不能讓老四老五得了去,如今蜀中的形勢牽一發而動全身,不能讓他們的私心壞了事。我打算讓曹利用和你去蜀中,前日你勸我爭平蜀的帥位時,雖然我不爭這個位了,可是你看到的那些問題,卻是不容忽視的。你既然看到了這些弊端,你去改正最好。還有曹利用,他是曹彬的侄子,當年平蜀的諸大將之中,唯有曹彬的部隊秋毫無犯,很是得蜀人的愛戴,此次叫他的侄子前去平蜀,相信你們兩人,會很快安定民心,則叛軍不攻自亂?!?br />   
          他回頭又叫著楊億的字:“大年,你與乖崖二人把我剛才的意思,擬一個折子,進呈父皇!”
         
          楊億忙應了一聲是,他是本朝大筆,常侍皇帝身側,許多旨意也是他擬就,因此上怎么樣斟酌字句才最投合皇帝脾氣,自是輕車熟路。張詠心中暗服,襄王方才的思路,卻又比他原先的建議高上一籌,卻是原來有許多事,非于高位者不能慮及至此的。
         
          兩人雖是捷才,然而茲事體大,卻是細細地商議許久,將一條條綱目俱擬好了,這才由楊億執筆寫就,呈于襄王。元侃又叫錢惟演王欽若等一齊合議,將許多細節商議了。又想到此奏折上去,太宗必會召了他入宮當面議政,卻又叫人取了有關蜀中的許多案卷,眾人細細研討了半日,將多少兵馬、糧草、入蜀線路、安撫政策等都商議停當。不知不覺中早已經掌燈上來,眾人這才醒悟到這一日都未曾進食了。
         
          打開了書房的門,卻是王妃郭氏,早自中午時已經叫人備好了飯菜熱著,半個時辰便再做一份,此時便將剛剛做好的飯菜送了上來。
         
          此時劉夫人早已經不管家事。自郭妃入府后,卻與潘妃為人大是不同,潘妃雖然嬌縱卻不諳事故,因此上劉夫人仍然執著府中大權。但見郭妃為人雖然溫和,卻是精細異常,因此上劉夫人忖奪著形勢,便早早告了病,不敢再多走一步。
         
          元侃亦是恐怕當年潘妃之事再生,這幾年是除了接受皇后所賜的楊良娣外,另外也收了幾個侍妾,讓郭妃無暇慮到外頭有異。
         
          這些年來見郭妃一派賢惠,處事周正,時間長了,心中也是慢慢地地放了心,倒是對她這般有些敬重。
         
          此時眾人皆下去了,元侃見郭妃一直守侍在房外,倒是有些歉意,口中不便說什么,便抱過乳母手中的兒子笑對郭妃道:“祐兒越來越大了,倒是招人喜歡得很?!?br />   
          郭妃說到兒子,那笑容便不似平時的淡然,卻是打心底笑出來的歡欣:“王爺,前幾日您不在,沒聽到祐兒叫了第一聲爹爹呢!”
         
          “哦!”元侃喜道:“祐兒會叫爹爹了嗎?快再叫一聲來讓爹爹聽聽?!边@邊忙逗弄著孩子。卻不承想他平時與孩子相處甚少,又不會抱,孩子被抱得極不舒服,又被他一晃,嘴一扁“啊”地一聲卻是哭了起來。
         
          元侃尷尬地看著郭妃搶過孩子哄著,笑道:“我真是笨,居然把孩子弄哭了?!?br />   
          郭妃忙把孩子交給乳母哄著,柔聲對元侃道:“王爺是做大事的,自然不去做哄孩子這等婆婆媽媽的事。孩子還小呢,不懂事,大些了知道父王抱他,高興還來不及呢!”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