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3章

      第3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那戴貴人聽得皇后介紹時便站了起來,待到皇后將所有人說完,這才敢坐下去。劉娥冷眼看著,卻見她不過中人之姿,神情甚是拘謹不安。這曹美人與杜才人聽得皇后介紹,卻不象戴貴人這般站起身來,只是聽到祖輩的名字時才微微欠身,神情自持。
         
          郭后這才回過頭來,仔細地打量著劉娥,但見她雖然年近三旬,坐于這幾名綺年月貌的年輕女子中,卻是更顯得成熟嫵媚,風華絕代,倒映得旁邊的曹美人杜才人舉止毛燥。她暗嘆一聲,緩緩地道:“美人劉氏,是虎捷都指揮使劉通長女?!?br />   
          但聽得曹美人冷笑一聲,道:“劉美人,這劉通指揮使的名頭,咱們陌生得很,卻不知道他有哪些戰功?今日閑坐無事,倒想請劉美人說來,也好讓咱們長長見識!”
         
          杜才人抿了抿嘴,含笑道:“曹姐姐這話不錯呢,我也想聽聽?!?br />   
          劉娥心下冷笑一聲,果然來了,這是明欺著她出身卑微,擠兌她來著呢!想來她未進來前在皇后跟前商議著就是這事呢!當下淡淡一笑道:“曹美人是笑話我呢。征戰軍國大事,父親怎么會對我等婦孺提起。再說先父為國捐軀多年,縱有些舊事,也早忘記了。曹大將軍是本朝武將第一人,那是何等的戰功,誰家的戰功,敢在曹家人前頭提起,豈不是班門弄斧嗎!”
         
          曹美人被她這般干凈利落的一番話,倒說得一時回不出話來,聽得她如此奉承自己的祖父,心中大為得意,也不開口了。
         
          郭后見曹美人一時被駁了回來,掃視一下,見那戴貴人是個膽怯嘴拙的,倒不必理會,便看了一眼杜才人。杜才人會意,忙笑道:“剛剛我們在敘年份兒呢,可巧,我們都是在太平興國八年生的,只曹姐姐大了兩個月?;屎竽锬锸情_寶八年出生,可巧都是八年,不知道劉姐姐是哪一年生的?”
         
          劉娥怔了一怔:“太平興國八年?”就是在太平興國八年,她遇見了當今皇帝,情訂此生。而那一年,眼前這兩名千金小姐,才剛剛降生。時光如水,一去不返??!她深吸一口氣,緩緩地道:“我是開寶元年出生!”
         
          杜才人夸張地大笑道:“開寶元年,劉姐姐是在開玩笑吧!開寶元年生的人,那得多大了。劉姐姐這么多年來,為何仍待字閨中呢?莫不是天生貴人,專等著官家繼位選你入宮不成?”
         
          劉娥恍若被人在臉上熱辣辣地打了一掌,這等羞辱,仿佛當年潘妃指著她罵她是偷珠寶的小賊,誣蔑她與龔美的清白的情景又回到了眼前。只是如今的她,再不是昔年那個不知所措的小丫頭了。強行把怒意壓下,反而哈哈一笑道:“杜才人您認為是天意,那就當是天意好了?;蛟S真是上天的意旨,要我侍候官家呢!”
         
          郭后本以為她會羞辱哭泣,料不到她竟然強項至此,一時倒怔住了,好一會兒才一字字道:“好一個天意,好一個劉美人!”
         
          一時氣氛竟滯住了,劉娥站了起來,欠身道:“皇后,請恕臣妾胡言亂語,壞了您的興致,臣妾還是告退吧!”
         
          郭后卻已經換了笑臉,道:“不忙,我喜歡聽你們說話呢,怪熱鬧有趣的!再說人還沒到齊,這會子走了,豈不教你得罪人了!”但見一個侍女掀起簾子,一名宮裝少婦笑道走了進來。此時除了郭后仍然坐著,眾人皆站了起來,便是連踞傲的曹美人也陪笑道:“楊婕妤來了,大家正等著您?!?br />   
          這楊婕妤原是真宗在為襄王時,太后所賜的側妃,妃嬪中數她資歷最老位份最高,多年來身份自與旁人不同,便是皇后郭氏,也是優容她三分,此時見了她來,笑道:“你平時來得都早,怎么今兒遲了?”
         
          楊婕妤先上前行了禮,才道:“娘娘恕罪,臣妾今兒本是早該來了,不想經過東苑時,聽了一樁奇事,因此跟著去瞧瞧熱鬧了?!?br />   
          郭后聽得她這一說,倒動了興致,笑問道:“連你都驚動的,必是件大熱鬧了!”
         
          楊婕妤笑道:“可不是。就是今天一大早,我過東苑時,聽得宮人們在議論,說是天剛剛亮,就見一只鳳凰飛過東苑,飛進了東宮,這豈不是個吉兆嘛!”
         
          本朝太子一向遲立,若是論太子人選,那便是如今郭后的次子玄佑。饒是郭后素來喜怒不形于色,聽了這一番話,暗中心事,也不禁微露喜色,口中卻道:“楊妹妹,什么事到了你嘴上,三分也成了十分,聽得倒叫人受用得很!”
         
          楊婕妤道:“娘娘別不信,那鳳凰如今還在東宮呢,您去了就信了!”
         
          曹美人忙湊趣道:“楊婕妤說得是,娘娘,咱們也去看看鳳凰吧!”一時戴貴人杜才人也都站了起來湊趣兒,郭后含笑道:“好好好,既是你們愛看熱鬧,我便陪你們去吧!”
         
          眾人如群星拱月般擁了郭后去了東宮,一時間倒將劉娥冷落在一旁,劉娥見著她們去了,暗暗松了一口氣,也出了正陽宮。
         
          她看著一行人向東行去的背影,倒是好生感激這楊婕妤來得是時候。正沉吟著,忽然聽得背后撲嗤一笑,劉娥忙回過頭去,卻見楊婕妤笑吟吟地站在她的身后。
         
          劉娥待要行禮,楊婕妤卻是搶上前一步扶住她含笑道:“是劉姐姐吧,今日總算見著真顏了!”
         
          劉娥微微一怔:“楊婕妤不去看鳳凰嗎?”
         
          楊婕妤輕笑道:“什么鳳凰,不過是東苑飛過一只大錦雞。我哄了她們去,為的是能單獨見姐姐這只真鳳凰才是呢!”
         
          劉娥怔了一怔,輕輕退后一步道:“楊婕妤說笑了!”
         
          楊婕妤卻不容她推辭,上前一步笑道:“小妹并非說笑,早聞得姐姐的大名,多年來一直仰慕姐姐苦無機會。姐姐可否容我到您宮中討一口水喝?”
         
          劉娥凝視著楊婕妤好一會兒,瞧出對方眼中并無惡意,輕輕地吁了一口氣,道:“只恐翠華宮簡陋,怕是怠慢了楊婕妤您?!?br />   
          話音未落,卻聽得外頭一陣笑聲道:“哎呀我來遲了,皇后娘娘恕罪!”
         
          劉娥微微一怔:“此時后宮諸嬪妃皆到了,何人竟敢遲來,竟還如此大聲說笑!”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