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51章

      第51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立后風波過去,后宮一場風平浪靜。且按下后宮之事,卻回來說朝中諸臣們。
         
          自澶州回來后,老宰相畢士安便因病重去世了。宰相之位空缺,真宗升了參知政事王旦與寇準同殿為相。
         
          王旦多年來為副相,輔佐過李沆、呂蒙正、畢士安等老相。在澶淵之盟時,正是最緊要關頭,忽然傳來留守京中的雍王元份忽然重病的消息,當時畢士安立刻舉薦王旦回京主持大局。王旦快馬回京,持圣旨直入禁宮,與元份連夜進行交接壓住局勢,日夜住在行衙之內辦事,京中除有關人員外竟全不知道東京留守的人事變動。直到真宗御駕回京,王旦之子在迎接圣駕時,忽然看到父親竟是從宮中率隊出迎,也嚇了一跳。王旦多年政績出色,又經此一役,深得真宗的信任,因此畢士安病倒之時,真宗與畢士安同時想到了王旦。
         
          畢士安一病,寇準本以為自己可以獨相,不想真宗又任了王旦加以鉗制,心中甚為不服,每于真宗面前,攻擊王旦。
         
          真宗不勝其煩,這日回到嘉慶殿中,便說起了朝中的兩相之爭,說了一會兒,便端起茶來喝時,忽然發現:“咦,小娥,你今日為何一日不發?”
         
          劉娥微笑道:“一國之相,執宰天下,臣妾一婦人爾,焉敢妄評!”
         
          真宗把茶一放,笑道:“朝臣們說什么的都有,倒把朕鬧暈了。朕今日倒想聽聽你一個局外人,有什么看法?不許躲懶,朕今日非叫你講不可!”
         
          劉娥笑道:“臣妾只得一個躲懶的方兒,官家偏教不許躲懶,這可叫臣妾難說了!”
         
          真宗眼睛一亮:“好,且聽聽你這個躲懶的方兒!”
         
          劉娥執壺又倒了一杯茶,笑吟吟地奉上道:“常言道解鈴還須系鈴人,他們二人自己的事兒,還是讓他們自己解決好了,官家何必傷這個腦筋!”
         
          真宗微微一笑:“怎么說?”
         
          劉娥俯身在真宗耳邊細細地說了一通,真宗喜得道:“好好好,卿真是虞卿再世陳平重生??!”
         
          過了一個月,真宗召來了寇準,行禮賜座已畢。
         
          寇準又道:“皇上,臣還是認為,王旦是才學平庸,雖然在朝中人緣很好,卻只不過是和稀泥打哈哈,做得一個老好人罷了。無卓越才識,無獨立見解,只堪為副相,不能獨擋一面。他為首相統率百官,只怕不能叫人心服,若是百官人人學他這樣唯唯諾諾,只怕朝中盡是庸官了?!?br />   
          真宗凝視著寇準:“寇準,這就是你眼中的王旦嗎?”
         
          寇準昂然道:“正是!”
         
          真宗看著面前兩疊如山的奏折,笑道:“你想不想看看王旦是如何評價你的?”
         
          寇準冷笑道:“無非是評臣太過剛愎自用,獨斷專行,不將他這個丞相放在眼中罷了!”
         
          真宗將右手邊厚厚的一疊奏折一推道:“這就是王旦與你同殿為相半年來,針對你的所有奏折,你自己拿去看看吧!”
         
          寇準接過奏折,帶著一種漫不經心的態度,打開第一本奏折,然后,一本本地翻看下去。他的臉色,從起初的輕慢,漸漸變得不安,變著窘迫不安,臉色忽青忽白,到最后已經漲成紫紅色了……
         
          這是王旦自上任以來,為寇準所做的各類辯護舉薦擔保奏折共四十三件,分析細致,指出寇準雖然確有犯其中種種,但為小節,同時又列舉其種種政績功勞,更進一步將真宗一軍,以為仁厚之君,方能舍短用長,成就一代功業;同時更有數封奏折,舉寇準才能,力??軠拾簿酉辔?,自己愿為副相輔佐。最后一封奏折寫道:“皇上賜臣彈劾寇準之章問臣,臣以為此中種種,皆為寇準好人懷惠,又欲人畏威,皆大臣所當避,而準乃以為已任,此其所短也。然文官好名,武官好財,直臣無忌,順臣無膽,人有長短,此皆常性也。知臣莫若君,惟明主擇長用短。功大于過,建樹大于疏失,皆能用也,然非至仁之主,孰能全臣下之終!”
         
          寇準看完,出了一身冷汗,此中種種皆是王旦從別人的彈劾件上一一反駁為他辯護的話,而且也的確是指出他的種種疏忽之處。他自己為人剛愎自用慣了,竟不知自己平時種種不經意之所為,若是教人上綱上線,竟是無數大罪。然細細想來,自己確有粗疏無忌之處,若是細究起來,論個“無人臣之禮”的名目,確是跑不了的。然王旦奏折,將對方奏折上事,一件已經上綱上線之事,又化為性格粗疏之小事,將種種連自己都不能為之辯解的事,或辨解掉,或干脆以一句“圣主能容”的大高帽送上去給真宗消掉。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