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71章

      第71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這一日,劉后正批閱奏章,忽然接到雷允恭的稟報,說是丁謂求見。劉后微覺詫異:“我并沒有傳他來見,可有何事?”
         
          雷允恭神情微有些緊張,道:“丁大人說,有緊急國政,要回稟娘娘?!?br />   
          劉后微一沉吟,道:“傳!”
         
          丁謂入見,也不及說些別的話,立刻單刀直入道:“娘娘,大事不好,寇準與楊億秘謀矯旨,想要挾持太子監國,自己獨攬國政,這分明是謀逆之行,請娘娘圣斷!”
         
          劉后大吃一驚,站了起來:“你說什么?”
         
          丁謂重重叩了一個頭道:“寇準謀逆,想要挾持太子監國?!?br />   
          劉后只覺得心頭一寒,暗道:“終于來了?!弊哉孀诓『?,她代為執掌朝政,雖然是權宜之計,可是朝中已經有重臣表示不滿,但卻沒有想到,寇準竟然會如此大膽,公然下手爭權?
         
          劉娥緩緩地坐下,冷笑一聲,問丁謂道:“此事非同小可,你可有證據?”雖是盛夏,那聲音卻仿似冰棱般令人打個寒戰。
         
          丁謂心里打個寒戰,忙道:“楊億連詔書都擬好了,寇準連將來的文武大臣都重新分配,許諾要以楊億來取代我的位置。今日楊億會帶著詔書來見官家,只要一搜楊億,就可以搜出詔書草稿來?!?br />   
          劉后微微冷笑:“丁謂,如此機密大事,你何以得知?”
         
          丁謂猶豫了一下,直覺得御座上兩道寒光刺了下來,不敢不言:“昨日寇準得意之下,在家飲酒,醉后泄露而知?!?br />   
          劉后大驚,厲聲喝道:“大膽丁謂,你竟敢在宰相府中安了細作。我問你,文武百官之中,你還在何人身邊安了細作嗎?”
         
          丁謂伏在地上不敢抬頭,連連磕頭:“臣不敢,是那日臣與寇準飲酒,寇準酒后吐露對娘娘的不滿,臣因他是宰相,怕他對娘娘不利,因此派了人去察看,臣僅僅是出于對娘娘的忠心,安敢有其他之圖?!?br />   
          劉后按下心頭的不安,笑道:“如此甚好,難得你一片忠心?!笨戳死自使б谎?,示意道:“允恭,扶丁參政起來再說吧!”
         
          丁謂心中一凌,劉后一問便止,顯見這問題不是解了,而是存在她的心中了。心下暗悔,只得道:“當今之計,娘娘如何對付寇準的陰謀?”
         
          劉后點了點頭:“以參政之見呢?”
         
          丁謂急道:“娘娘,官家稍有不適,即可痊愈,寇準鼓惑官家讓太子監國??墒翘咏衲瓴攀畾q,如何能夠主政,寇準無非為的是自己弄權。他一則詛咒天子無壽,二則誣陷娘娘的忠心,三則欺凌太子年幼,實是其心可誅。楊億就要進宮了,若是他見了官家,準了奏折,豈不是大事不妙?”
         
          劉后看了丁謂一眼,她知道丁謂力薦寇準回京之事,她也聽說過“溜須”傳聞,看著如今丁謂如今要對付寇準之殷切,又怎么會想到,才是一年之前,兩人尚且同袍情深,同聲和氣呢。
         
          但聽著丁謂一聲聲“詛咒天子”“誣陷娘娘”“欺凌太子”切齒之聲,這三樁罪名,樁樁打在她的心上。劉后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天子病重,她本不想在這個時候對朝中人事有所變動,現在看來,只怕不動不行了。當下抬手止住丁謂,站起來吩咐道:“允恭,立刻吩咐下去,今日官家身子不適,關了內宮之門。文武百臣若要見官家,都給我擋住了!”雷允恭應了一聲,連忙下去。
         
          劉后緩緩坐下,看著丁謂退下去的身影,暗暗長嘆一聲,這一場風暴,終于還是提前發動了。她雖然此時方獨掌朝政,然而輔佐真宗三十年來,朝政大事早已經百事過心,事事嫻熟了。
         
          治理天下,有如開方用藥,須得君臣調和、五行相濟。朝中需要丁謂這樣的能臣,也需要寇準這樣的直臣,也需要王曾這樣的中和之臣,也需要錢惟演這樣的心腹之臣,為上位之職責,只在維系其中的平衡。古人云“治大國若烹小鮮”,必須要五味調和,酸甜苦辣,分寸只在毫厘之中。所謂“君甘臣酸、君少臣老”講的就是這份調和之道,稍有差池,牽一發便動全身,會引起整個朝廷格局的大變動。
         
          所以,以寇準為相,便以丁謂為輔而調和,寇準固然有興利除弊的一面,丁謂的牽制便可使他不會走得太遠而引起大動蕩而失衡。她固然不愿意看到丁謂操縱了寇準,但是寇準與丁謂公開交惡,以致于朝中大臣們的紛爭陷入惡性之爭,更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劉后站了起來,走了幾步,看到案幾上的棋盤,無聲地嘆了一口氣。世事如棋,朝廷這盤棋上,不能只有白棋,也不能只有黑棋。令人頭大的是,這黑白棋子并不安守其位,每每要自行占位拼殺,她這個執棋人,不但要下棋,還要控制住手下棋子的走勢。
         
          真宗病重,一動不如一靜,她只愿萬事不動風波,平安度過??上?,別人并不是如她所愿??軠蕸_動冒進,丁謂伺機下手,都要親自動手改變目前暫時平衡的格局,擁勢而決定棋局的走向。
         
          丁謂之告密,看似忠心,卻也暗藏陰險,無非是借她之刀,除去對手坐大勢力。劉后暗嘆一聲,可惜,她目前并不打算打破這種格局。
         
          可是——她看著窗外,那里是真宗養病的延慶宮方向——悵然想著,皇帝陛下是怎么想的,為什么會讓寇準擬這一道旨意?
         
          劉后轉過身去,臉上已是一片淡然,不動聲色地吩咐道:“起駕,去延慶殿?!?br />   
          周懷政本已經知道今日寇準楊億會帶著中書省擬好的旨意入宮,只待真宗點頭便頒行下去,明日太子便可臨朝聽政。便是劉后事后知道,但旨意一旦下去,她便是阻止也來不及了。
         
          不承想今日劉后居然這么早來到延慶殿,周懷政大驚,只得恭恭敬敬地迎了上去,心里還計算著若是呆會兒寇準入宮之時,先找個機會將劉后引走,只要旨意上一用上真宗之印,便是劉后也無可奈何。
         
          劉后直接進殿,也不象平時一般先召了太醫詢問病情,便走向真宗床頭。周懷政暗驚,恭敬地上前一步,正好側身擋住劉后去路,恭聲道:“娘娘,官家方才用了藥,剛剛睡著。太醫說不可驚動,以免病情有礙?!?br />   
          劉后上下打量著周懷政好一會兒,周懷政只覺得寒毛都豎了起來,劉后壓低了聲音冷笑道:“難道本宮還要你這個奴才來教嗎?你要不多事,誰也驚擾不了官家?!彼忠粔?,眾人皆不敢說話,延慶殿內鴉雀無聲。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