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73章

      第73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丁謂在曹府寫完奏折時,天已經蒙蒙亮了。當下丁謂與曹利用同車進宮,這邊早已經命人回府去取丁謂的朝服來更換。
         
          這幾日皇帝的病情已經略好些,劉后甚是高興,今日起了大早,才在梳妝,就聽雷允恭來報說宰相丁謂與樞密使曹利用已經在宮門外候見。劉后怔了一怔,宰相掌國政、樞密使掌軍機,這執掌軍政的二人在上朝的時間尚未到就已經候旨,必是天大的事了。
         
          當下梳妝齊了,坐車到崇政殿中。在外殿垂下簾子,宣二人進來。丁謂與曹利用隔簾參拜了皇后,將奏折遞了進去,并陳說了經過。
         
          劉后聽得丁謂說到周懷政“殺丁謂、囚皇后、逼官家退位禪讓太子”時,只覺得腦子忽然一片空白,手足冰冷,舉手命道:“你且停下,待我想一想!”
         
          她拿著奏折,要隔得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細細地想了一想,只覺得一股怒意直沖上心頭。強壓下怒意,吩咐丁謂:“你繼續說!”
         
          丁謂繼續將昨晚楊崇勛所說的一一奏來,劉后一邊聽著,一邊在腦中急速地想著,轉頭問雷允恭:“周懷政今日可曾進宮?”
         
          雷允恭忙道:“周懷政已進宮中,正在御藥院!”
         
          劉后再問曹利用:“你昨日調遣兵馬如何?”
         
          曹利用忙奏道:“臣已經叫五城兵馬司監視有關人等的府第及各處,未奉旨意不敢擅行。只要對方兵馬一動,五城兵馬司立即能將他們制住?!?br />   
          劉后點頭:“做得甚是?!边@邊已經是一連串的命令發下:“叫劉美立刻進宮,接管禁軍。雷允恭帶領侍衛,拿下周懷政,由宣徽使曹瑋與楊崇勛立刻在御藥院審訊。曹利用帶著兵馬,按楊懷吉的名單把昨日議事的人全都拿下。所有涉案之人,都交樞密院審問。傳旨免朝,文武百官立刻回府,三品以上官員的府第,都由五城兵馬司監視起來?!?br />   
          眼見著各人領命而去,劉后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只覺得渾身已經冷汗濕透,心頭仍是悸動不已。方才撐著一股怒氣發號施令,此時想想,竟是后怕不已。近在咫尺之間,竟暗伏著如此殺機,直叫人不寒而栗。她平生經歷風浪亦是極多,從未有此兇險。往日縱有再大的驚險風浪,總是皇帝獨立承擔,她不過是在旁邊出謀畫策、勸慰開導罷了!可是此刻皇帝重病在身,太子才不過十歲,若是奸人叛亂得逞,她重病的丈夫要被逼退位;而她期盼了一生千辛萬苦才得來的兒子,要落在別人的手中變成工具。她若是對此無能為力,豈不是生不如死。
         
          劉后霍地站了起來,她是一個女人,也是一個妻子和一個母親,一個女人為了衛護她的丈夫和兒子,她可以最勇敢,也可以最兇狠。
         
          她抬頭,揚聲道:“德明——”
         
          小內侍江德明忙跑了過來:“娘娘!”
         
          劉后急速地吩咐道:“立刻去東宮,把太子帶到這里來。叫侍衛們把崇政殿重重守衛?!?br />   
          江德明連忙跑了出去,過得不久,便將太子趙楨帶回崇政殿內殿真宗的御榻前。
         
          趙楨迷惑地問劉后:“母后,今天不用去資善堂了嗎?太傅還等著呢!”
         
          劉后拉住了趙楨的手,目不轉睛地看著兒子,這邊含笑道:“母后已經同太傅說了,今日放假一天,你今日就在崇政殿中,陪父皇和母后玩一天!”
         
          趙楨畢竟還是個孩子,聞聽得可以逃學一天,也不禁喜得笑了一笑,忙端莊地行禮道:“兒臣尊旨?!?br />   
          劉后拉著他的人走到床邊,真宗已經醒來坐起,見太子請安,笑道:“功課學得怎么樣了?”
         
          劉后笑嗔道:“今天別問功課,也別說訓課,只叫皇兒說幾個笑話,給你父皇聽聽,要笑了才準通過!”
         
          趙楨細想了想,可憐他生在皇宮,每日里子曰詩云規矩禮儀,卻是沒有笑話可講,只得搜腸刮肚地想出幾句道:“前朝宰相馮道曾經與和凝同在中書,馮相性子慢,和相性子急。有一日和相見馮相穿了一雙新靴子,與自己前些時買的一樣,就問是多少錢。馮相舉起左腳道:‘九百?!拖啻笈?,回頭就罵身邊的仆從道:‘怎么你給我買的居然要一千八?’罵了那仆從很久,等他罵完了,馮相又慢慢地舉起右腳,道:‘這一只也是九百!’”
         
          真宗早已經聽過這笑話了,卻是給兒子面子,笑了笑道:“說得不錯??梢娮鋈?,性子太急了太慢了都容易誤事……”
         
          劉后坐得離二人微遠,看著他父子說說笑笑,心中頓覺得暖暖地,只是想著:“便是此時當真有亂兵沖進來,我便是死,也要和他們死在一起?!?br />   
          她也不插進去,只是含笑看著真宗父子說笑。過了一會兒,江德明悄悄地進來,輕聲回道:“稟娘娘,周懷政及其黨羽已經拿下,宣徽使正在審問,舅爺帶兵已經控制了內宮?!?br />   
          劉后繃了半日的心弦一下子松了下來,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真宗轉頭問道:“出了什么事了?”
         
          劉后站起來,對趙楨道:“皇兒,父皇還有事。叫江德明帶你去淑妃那里玩去?!?br />   
          趙楨站起來,規規矩矩地行了禮,隨著江德明一道出去了。
         
          劉后這才拿著丁謂的奏折,走到真宗面前跪下道:“官家,入內副都知周懷政謀反,已經被拿下了?!?br />   
          周懷政謀逆被抓后,不過一個時辰,便已經全部招供。曹瑋將供狀遞上來時,丁謂很失望地看到,供狀中沒有指出寇準是同謀。
         
          旨意下來,周懷政被押到城西普安寺處斬。
         
          寇準在這一個傍晚,被帶進了宮中。
         
          玉座珠簾,御香繚繞,簾子后面的聲音,遙遠地像是從天邊傳過來似的:“寇準,你可知罪?”
         
          寇準入宮之前,就已經猜測到,此次必然會連累到自己,當下抗辨道:“寇準不知身犯何罪?”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