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31章

      第31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燕王暗暗心驚,不敢開言,忽然聽得太后笑道:“我可是老了,沒正經的話說了一大車子,倒把正經話給忘記了?!闭f著,向侍立在一邊的張懷德點了點頭。
         
          張懷德走出一步,取過旁邊小內侍捧著案上的圣旨來,長聲道:“圣旨下,燕王接旨?!?br />   
          燕王急忙站起來,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跪下,道:“臣趙元儼接旨?!?br />   
          聽得張懷德念道:“……燕王元儼拜為太師、授武成節度使、行荊州牧,賜其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
         
          聽得這一段時,燕王只覺得耳中嗡得一聲,狂喜、緊張、惶恐、茫然到了極點,他已經是親王,再拜太師、封使相、授州牧,爵祿位已經到了頂點,且“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這三項已非人臣所能受的了。忙磕頭道:“臣惶恐,這‘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非人臣所能受,臣實是不敢!”
         
          太后和顏悅色道:“這原也不是為你開的先例,昔日先帝也曾對楚王拜太師封使相授州牧,也賜這‘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我不過是援例而已,你只管領受罷了!”
         
          但是楚王昔年曾入駐東宮為皇儲,是真宗同母長兄,且真宗之所以賜其劍履上殿不拜不名等,多半也是出于楚王避忌,早已經多年告病在家,所謂的劍履上殿不拜不名等,便也只剩下象征性的榮譽而無實際可能會出現的情況了,若是有臣子可以佩劍上殿見君不拜君王不能直呼其名,豈非有違君臣之道。
         
          燕王卻未想到這一層,只是暗地里想了一下,他如今是皇帝的親叔叔,又是唯一在朝的親王,和楚王相等的待遇,便是受之也算不得什么。雖是這樣想著,表面上卻須惶恐謙辭了甚久,這才敢謝恩領受,接過了捧上來御賜的印信服綬劍履等物,再交與旁邊的內侍捧著。
         
          他跪在地下已好一會兒,此時尚未起身,卻聽太后笑道:“我還有一樣東西賜于你的,江德明,你捧過去給八爺罷!”
         
          但見江德明捧著一個銀盤過來,送到他面前道:“王爺請!”
         
          燕王抬眼看到銀盤之物,腦中頓時一片空白,只覺得天旋地轉,轟地一聲只覺得魂靈似已經離了軀殼而去,但聽得太后清冷冷地聲音似從極遠處傳來:“八弟你也太不小心了,先皇御賜的東西,你怎么好隨便亂丟,這要是教有心人拾去,惹出禍端來,你就難逃其疚了?!?br />   
          那清冷冷的聲音,一字字如同一錘錘敲打在他的心頭,只覺得靈魂慢慢地回歸軀殼,掙扎著起身,顫抖著拿起銀盤中的玉佩,果然是他在十余日之前,親手交與李順容的信物。他驚駭地看著太后,腦中急速地轉著念頭:她到底知道了多少,她會拿他如何治罪,到時候自己該怎么想辦法拉上宗室群臣們……
         
          太后微微一笑,拖長了聲音慢慢地道:“幸而李順容拾到了交給我,這才免去你的糊涂過失,八弟,你該謝謝她才是!李順容出來吧!”
         
          燕王凝神看著屏風后,李順容慢慢地走出來,她低垂著頭,手微微顫抖,看上去比他還緊張一些。
         
          燕王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他茫然地站起來,依著太后的吩咐茫然向李順容行了一禮道:“多謝順容!”
         
          一個時辰前,李順容懷著惶恐的心進入崇徽殿,卻見珠簾垂下,太后在簾內道:“蓮心,不必先禮,先進來吧!”
         
          李順容有些摸不著頭腦,但見小內侍打起簾子來,只得低頭進了簾內。卻見太后指了指下首邊道:“你且坐下,我有個人要讓你認認?!?br />   
          李順容瞪目結舌,她本來就反應不快,此時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有一言不發,依命而行。
         
          那一日聽了梨蕊的勸,她本已經打定主意,不管情況如何,她決不會讓自己變成對付太后的一支槍。又想起戴太妃的遭遇來,心中越發膽寒。宮廷紛爭,遠非她一個小婦人能夠明白的,她只怕站了哪一邊都不是,做了什么都是錯。她雖生性怯懦,但卻有一股常人不知的倔強,索性打定主意閉口如蚌,任是誰也不理會。那日見燕王離開,但已經打定主意,倘若再有人來逼迫,不過是一死了之,也免了他人受牽連。
         
          她侍奉太后一場,深知太后之能,今日見太后忽然接她入宮,想是那日之事,泄露到太后耳中了。雖然見太后神情和藹,心中更是不知所措,更是怕太后冷不丁地問個什么事情,當真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她心頭想著事情,臉上更加木然,神情顯出永恒的遲疑呆緩來,但聽得太后道:“宣進來吧!”
         
          李順容斜坐著,看簾子外大總管張懷德引了一個布衣男子進來,大吃一驚。她是先帝的妃嬪,何以無端讓她見一個陌生男子,不知何意,心里這般驚疑,越發地低下頭來不敢再往外看。
         
          她自是看不見那男子如何戰戰兢兢地跪地行禮,嚇得直哆嗦的樣子。但聽得太后道:“下跪何人?”
         
          耳邊聽得那男子顫聲道:“稟太后,小民叫李用和?!?br />   
          “李用和”這三字聽入李順容耳中,她頓時臉色大變,直直地盯住了殿下跪著的那人,卻又如何能從這個壯年男子的身上,找出絲毫當年那個小頑童的影子來呢!
         
          太后見李順容全身一震,整個人都變了臉色,只差一點便要站起來沖出去的樣子,便向著身邊侍立的江德明點了點頭。
         
          江德明向前一步,代太后問道:“李用和,你原籍鄉何處,祖上有何人,以何為業,”
         
          李用和磕頭道:“小民祖居杭州,先祖延嗣公,原是吳越國時的金華縣主簿,先父仁德公,隨吳越王入京,官至左班殿直。先父先母逝世多年,小人一人獨在京中,以代人鑿紙錢謀業?!?br />   
          李順容聽到這里,緊緊地咬著帕子,眼淚早已經無聲流下。
         
          太后緩緩地道:“你可還有其他親人?”
         
          李用和聽得簾后女聲傳出,他知道當今太后垂簾,今日被帶進宮來,早已經嚇得魂不附體,聽得這般問,顫聲道:“小民還有一個姐姐,幼年失散,只是如今音訊全無,不知下落?!?br />   
          太后拍了拍李順容的手,悄聲道:“下面由你來問?!?br />   
          李順容緊緊握住了帕子,顫聲問:“你姐姐昔年離家時,你可還記得當時情景?”
         
          李用和忽然聽簾后又換了一個女子聲音,更是暈眩,只得道:“姐姐昔年離家時,小民才不過五歲,聽說是送到舊日主公的府上侍奉。后來父親去世,吳越王府賞下恩典來,小民也曾經打聽過,說是姐姐入宮去了,小民家不敢再打聽。父親去世后,和吳越王府也斷了往來,此后再無音訊?!?br />   
          聽得簾后仍是那女子聲音顫聲問道:“你可還記得姐姐的模樣?”
         
          李用和搖了搖頭:“姐姐離家時,小民年紀太小,實是記不得了?!?br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