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32章

      第32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曹汭是曹利用的侄子,曹汭之官,也是由曹利用一手提撥舉薦。太后盛怒,罷曹利用樞密使兼侍中之職,并將此事交與廷議。
         
          曹利用獨坐廳中,無聲大笑。終于來了,三個月,太后真是好耐心。
         
          “這是怎么一回事呢?”宰相王曾下了朝,悄悄派人去問。
         
          今日廷議,基本上在開始之前,曹利用的命運竟似已經注定了。副相張士遜不明內情,在奏對廷前時為曹利用辯護說:“曹汭雖然狂悖,但是他遠在趙州,雖然與曹利用是親屬,但是此事卻追究不到曹利用頭上來??!”
         
          太后冷笑一聲:“曹利用昔年與你有恩,你拿國家法典來徇私情不成?”
         
          張士遜不敢再說,只得退后。
         
          王曾言欲開口,太后已道:“記得當年王相嘗言利用驕橫,今日果然應了王相之言?!?br />   
          王曾倒不想一開口便被太后堵了回來,只得道:“曹利用素日恃寵生驕,所以向來臣向有微辭,但今日曹汭之案,或可議牽連之罪。曹利用是國家大臣,若說他也謀逆,臣實不敢附和?!?br />   
          太后也聽得出王曾意思,以國家大臣涉入謀反案,的確是朝廷顏面無光。若非如此,她何以將長寧節時的陰謀瞞下而不公諸于眾,還要厚待燕王,又等上數月不動,只等到其他的事情引發才拿問于曹利用!要動曹利用,其實大家心知肚明,早已經在議事上的了,只不過是以什么名義動手而已。曹利用在朝數十年,親戚門客遍布眾多,隨便哪一件事上查個由頭,也能繞上他來。任何一個大臣做到這樣的品級,當真要抓點事總能抓得出來,只不過是看在上位者,肯不肯容忍罷了。
         
          王曾之言在太后看來雖然也有些為曹利用說情之意,但是能說出一番持中的道理來,不失宰相之份,不象張士遜這般一味強辨。因此太后也愿意接受王曾說詞,退讓一步:“那就你們再議個方案出來吧!”
         
          于是廷議結果,曹利用罷免本兼各職,降為鄧州通判。
         
          曹利用尚未起身,羅崇勛從趙州調查曹汭之案回來,一切屬實,于是旨意下,曹汭當場杖斃,又追及曹利用,再度降為千牛衛將軍,出知隨州。
         
          曹利用剛剛出京才兩天,又一道圣旨追到,原來又追查出曹利用為景靈宮使時,私自將景靈宮之錢貸放出,于是再度降為崇信軍節度使,房州安置,并命內侍楊懷敏護送。房州,也是屬于歷代流放的終端之地,太宗時也曾經流放秦王趙廷美至此。名為護送,實為押送的內侍楊懷敏,卻曾經是受過曹利用責辱處罰過的人。
         
          曹利用看到楊懷敏時,知道自己的結果已定。一行人走到襄陽驛站時,曹利用不堪受辱,自盡而亡。
         
          曹利用一案中,曹家兩個兒子也同時除去所有官職,收沒先皇所賜官宅,罷其親屬十余人等。就連張士遜也以庇護之罪,也罷去參知政事副相之職。
         
          總算太后念在曹彬大將軍是開國功臣,曹利用只是曹家旁支,雖然嚴辦了曹利用、曹汭等人,但是僅僅處分了涉案之人,并未動及曹彬嫡系本支之人。
         
          曹彬的孫子曹氏,此番本為后妃之選,也因此擱置下來,直到多年之后,這位曹家小姐,才又再度進入宮庭之中。
         
          曹利用的死,傳入京中,燕王元儼的病,立刻從假病被嚇成了真病。
         
          消息傳入大內,太后大為關心,立刻派了最好的太醫前去看病,一日三賜食,頻頻表示關切。
         
          崇徽殿中,太后倚著軟榻,大感煩惱。
         
          如今朝中太缺少她自己的人了,錢惟演因被人攻擊說是外戚不可用,于是她罷了錢惟演的樞密使之職,改授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鎮國軍節度使留后,又兼了景靈宮使。錢惟演知道以自己的外戚身份,必會受人排擠,索性放棄樞密使之職,退入幕后。
         
          太后起用張耆為樞密使,兼侍中,接替了曹利用原來的位置。張耆是太后除了錢惟演之外最信任的人,當年太后被逐出襄王府,整整十年被先帝藏在張耆府中,此后太后輔佐先帝,一步步走過來,也是張耆一直輔佐有功,僅次于錢惟演。
         
          而朝臣們的排擠錢惟演,也令太后寒心,王曾魯宗道張知白呂夷簡這些太后重用之人,個個固然有才干,可是也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位高自然也要權重。饒是太后久理政事,略差一點也要被他們壓住了。排擠錢惟演,就是防著太后權力過大,調配太過容易。張耆不論才能學問,終究是略輸錢惟演一籌。張耆本因丁憂而告假,此時也只得奪情起用。
         
          就這樣,前幾天還有人上書,說是官家已經年滿十五,且又既然大婚,太后應在官家大婚之后還政撤簾。此奏折一上,正應著長寧節前燕王和曹利用合謀,欲請官家親政奪權的事情上,太后大怒,立即將那叫范仲淹的小臣貶出京去。
         
          煩,所有的事情都叫她煩心,本來以為所有的煩心事在長寧節前都已經結束了,從此之后安享太平。
         
          可是長寧節之后,她莫名地多了許多煩亂。人生的每一個關口,都是一堆煩亂的事情在等著她,解決一件,又出來十件新的。
         
          王曾魯宗道等大臣們的態度,也許例來如此,可是去掉曹利用這些刺兒頭之后,忽然這些桀驁不馴的態度變得叫她難以忍受,一件件從前她肯忍耐的事情,現在也變得不愿意再姑息了。
         
          也許真是她已經忍耐得太久了,所以,她現在沒耐心再退讓了。
         
          她需要廣布人手,讓她可以發號施令,行動自如。
         
          太后想到這里,再也沒有耐心繼續倚著,她站了起來,走出殿外,在廊下來回走動著,盤算著。
         
          聯姻是最快捷最有效可靠的辦法之一。想到這里,她想起了劉美,那個默默在她身后支持了四十年的兄長,卻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已經撤手而去了。她又有些暗暗埋怨他的過于謹慎,竟然早早將自己一兒一女的親事都安排給平民之家,如今只剩得一個才五歲的小從廣,雖然與燕王郡主訂下親事,只是兩個小孩子年紀都太小,這門親事有名無實,一點牽制作用都沒有。
         
          懊惱了一會兒,尚宮令如心捧著靈芝茶上來道:“太后,且用杯芝茶,定定心再想吧!”順帶問上一句:“太后今日看起來好似有些煩躁?!?br />   
          太后點了點頭:“嗯,我在想,從廣太小了,唉!”
         
          如心服侍太后也將近四十年了,從當年的紫蘿小院一直追隨至今,那年一起服侍的如月早已經嫁人生子,如今是劉美府的管家娘子了。太后也不薄待她,特地為了她前所未有地設了一個司宮令的稱號,宮中原來的女官只到了尚宮為最高,唯有司宮令在尚官之上。作為太后的心腹,如心自然知道太后的意思,想了想笑道:“太后,廣哥兒雖小,可他還有已經成人的兄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