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34章

      第34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高侔紫極威神異,回據柔靈勝勢宣。矗矗端平規景葉,煌煌豐麗圣功全。承隅陽馬層云隔,鳴磬花臺曉色先。別笈籙緘龍印字,清壇香奏鵲鑪煙。流泉灌注通河漢,列館回環接洞天……”這是當朝副相夏竦為玉清昭應宮所寫的賀詩中的幾句,雖說應制詩難免乏味,但從中玉清昭應宮的輝煌與精致可見一斑。
         
          玉清昭應宮建于大中祥符二年,玉清昭應宮內除貯藏“天書”外,尚供奉有玉皇大帝、圣祖真武大帝、本朝太祖皇帝、太宗皇帝等的塑像神主。其東西三百一十步,南北一百四十步,總兩千六百二十區,有三千六百一十間殿閣樓宇,一應宮室,皆選亳州最佳生漆;窗牖凡平之處,皆改為透空雕鏤;一應匾額題字以純金為之;廊廡、藻井、斗拱處,以金箔覆之。宮殿成時,又召全國畫師,畫棟雕梁,極盡精美,時人皆以為其豪華程度,甚至超過了秦代的阿房宮和漢代的建章宮。
         
          月黯星稀,天空中黑云陣陣,時值盛夏,常有雷雨,因此汴京城中的老百姓們瞧了瞧天色,也不以為意,只將門戶關緊,堵上耳朵便罷了。
         
          不料今夜雷電極大,但聽得雷聲大作,閃電交加,將天空映得一片雪白,轉眼間,但只見雷聲隆隆,伴著閃電陣陣,一陣急雨驟下忽收。
         
          雷電仍在交加,忽然間天邊一個大的電球劈下,正劈中玉清昭應宮大殿,但見轟地一聲,一個火球穿透屋頂直射入殿中,四處飛迸,剎那里烈焰飛騰,火光大作。眾守宮衛士們嚇得叫的叫,跑的跑,擔捅提水趕著撲火不止,怎奈是杯水車薪,偏這一夜只剛才落了落急雨,卻直是狂風勁吹。風助火勢,但見大火越來越大,眼見火勢無法阻擋,只片刻功夫,整個玉清昭應宮全都燒了起來。
         
          大火熊熊直燒了一夜,直燒得整個玉清昭應宮變為一堆瓦礫廢墟。
         
          消息很快地傳進了宮中。
         
          “玉清昭應宮遇雷火焚毀?”太后在簾后的聲音傳出來,如此地急促而刺耳:“守宮官衛是作什么的,竟然如此負恩?”
         
          “太后息怒,”宰相王曾的聲音聽起來卻是穩重多了:“守宮官衛皆已經拿問,只是如何處置,還請太后示下?”
         
          “重處,自然是重處?”太后的聲音意有些惡狠狠了,凝住半天,忽然爆發出一聲哭泣:“先帝竭盡心力方建成此宮,如今一朝焚毀,教我如何對得起先帝??!”
         
          “太后,”樞密使張耆出列奏道:“臣早上去看過,并非全毀,還有長生崇壽二殿未曾焚毀,只要再召集天下民夫,重建此殿,也就不負了太后對先帝的情義!”
         
          副相呂夷簡大驚,出列奏道:“太后,此舉不可,當年為了建玉清昭應宮,浪費多少民力物力,幾弄得國庫財盡。幸得太后稱制以來,罷勞役罷宮觀罷營造罷采丹罷靈芝罷毀錢造鐘,減浮費減齋醮減道場減各種節慶祀祠等,禁獻術士道官,大赦天下,與民休息,這才天下太平,漸成盛世。如今若是再造玉清昭應宮,則又將民不聊生。更何況天圣元年,太后曾親下詔書,說從今往后宮室營造一律減等,如今若是再造玉清昭應宮,豈非有違前詔。請太后三思?!?br />   
          呂夷簡一番話說完,宰相王曾也上前一步道:“呂夷簡之言有理,張耆但知佞上,實不堪為大臣體統?!?br />   
          樞密副使范雍上前道:“當年營造玉清昭應宮時,便是不該,如今一朝焚毀,想是天意,非出人事。臣以為應將剩下的長生、崇壽二殿也一齊拆毀,若是這兩殿還繼續留著,又要再興大殿,則不但民力不堪承負,便是上天只怕不允許!”
         
          太后瞪著范雍,怒火已經熊熊燃燒,好生大膽的范雍,此話已經形同詛咒。他焉能知道玉清昭應宮在先帝心目中的地位,在身為太后的她心目中的地位。當年玉清昭應宮建成,李氏就懷了孕,生下當今天子,而她也因此受封為皇后。她再不迷信祥瑞天書,可對玉清昭應宮還是有著感情的。
         
          “還有什么?繼續說?!碧蟮穆曇艉鋈蛔兊贸领o了下來,沉靜得叫人不安,熟悉太后的人知道,這將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司諫范諷奏道:“太后,臣以為玉清昭應宮被雷火所焚,此乃天意,非人力所能挽回,玉清昭應宮的守衛宮吏也無能為力,臣請太后減守宮諸吏之罪,并請應除地罷祠,上回天變?!?br />   
          太后眉毛一挑:“罷了!”她向來是個剛烈的脾氣,年輕時有脾氣便直接發出來,為此吃了不少苦頭,到后來歷練得多了,慢慢克制住自己的性子,怒火最盛時做的決定,她寧可壓下幾個時辰之后,冷靜下來再行思慮,而不是輕易發作。
         
          參知政事晏殊上前卻又火上澆油了一把:“臣以為,玉清昭應宮被焚,乃是地下有變,而應征上天,有所預兆……”
         
          這話太耳熟了,太后用膝蓋想想也知道他下一句會是什么話,心中暗暗嘆了口氣,又來了,晏殊好歹也是當今一大才子,為什么也是蠢到說話都只會背書式的呢?
         
          果然晏殊道:“官家已經成年,卻還不能親政,臣以為此乃天降雷火示警,請太后歸政天子,天下安定?!?br />   
          太后忽然笑了起來,還真是不死心啊,這幾年反反復復,這是第幾個人了,她端坐不動,緩緩地將在場的眾臣一個個細細地掃視過來,方站起來冷笑道:“天象示警,應征治國有失,宰相調理鼎鼐,所以當好好反思反思才是?!闭f罷,也不理會眾人,拂袖而去。
         
          官家年紀漸大,太后還政只在遲早之數,只是這遲與早之間,誰會是這關鍵的使力之人。晏殊本擬借此機會,冒險一擊,天象示警這個名字用起來成敗皆是響亮,不料太后來了個四兩撥千斤,鋒芒直逼宰相王曾,晏殊是王曾副手,聽了此言,頓時渾身寒透,呆立在那里。
         
          太后拂袖而去,崇政殿上諸人也皆散去,只余晏殊與王曾二人,晏殊呆立半天,顫聲向王曾道:“下官給王相招禍了?!?br />   
          王曾淡然一笑:“晏參政也不必自責,”他微微一嘆:“向來冰凍三日,總非一日之寒??!”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