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44章

      第44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明道二年三月,皇太后劉娥駕崩,太后遺詔:“尊皇太妃為皇太后,軍國大事與太后內中裁處?!?br />   
          仁宗依照遺命,奉楊太妃為太后。楊太妃因為住在保慶宮,宮中人為示區別,又稱為保慶太后。
         
          大行皇太后駕崩次日,仁宗于皇儀殿召對群臣商議太后的后事,這是自他登基以來,第一次單獨召見臣子。此時仁宗猶沉浸在悲痛之中,哽咽不已,說到太后臨死之時:“太后疾不能言,猶數引其衣,若有所屬,何也?”
         
          參知政事薛奎因不能阻止太后身著龍袍,每引以為恨,見狀忙上前道:“以臣看來,太后之后在身上穿著袞冕之服也,太后身著帝服,將來之何以見先帝?”
         
          仁宗頓時領悟到薛奎之意,點了點頭,道:“朕明白了,當以皇后之服,為大行皇太后成殮?!北闶翘拼呐饰鋭t天,到死時也是已經廢去帝號,著皇后之服而死。而太后自祭太廟之后,就一直身著龍袍,至死仍然未曾更換成后服。
         
          于是仁宗下旨,以后服為劉太后成殮,以呂夷簡等五人為山陵五使,并親自為太后服喪守靈。
         
          仁宗母子情深,守靈哀泣數日,不能臨朝,眾臣深為憂心。此時因為國喪,多年來隱居不出的燕王元儼也進宮侍靈,見仁宗傷心太后之死,弄得如此浩大悲傷而不理朝政,便直闖靈堂。
         
          只因當年燕王有‘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的特權,因此便可直入,見仁宗神情憔悴,朗聲道:“太后已經駕崩,官家實在不必過于悲傷。且太后又不是官家的生母,官家已經為此廢朝數日,也該結束了?!?br />   
          恍若一個驚雷響過,仁宗驚疑地看著燕王:“八皇叔,你說什么?太后怎么可能不是朕的生母?”
         
          燕王跪下道:“劉太后四十五歲上,始有官家,豈有母子相差歲數如此之大?實不相瞞,官家的生母乃是曾經從守永定陵的李宸妃?!?br />   
          仁宗驚呼一聲:“不,這不可能?”
         
          燕王含淚道:“官家,治天下莫大于孝,官家臨御十余年,連本身生母尚未知曉??蓱z李宸妃二十余年來被人所害,深受母子分離之痛。李宸妃于去年駕崩,死因可疑。臣聽說她是遭人所害,死于非命!”
         
          這一驚非同小可,仁宗站了起來震怒道:“八皇叔,你有何根據?”
         
          燕王抬頭道:“宮中內外,無人不知李宸妃乃是官家的生母,只瞞住了官家一人而已!”
         
          仁宗顫抖著伸手指著眾臣:“你們……八皇叔說的是真是假?”
         
          呂夷簡見勢不妙,忙上前一步,道:“臣待罪宰相,今日若非八王爺說明,臣亦當稟告官家。官家確系李宸妃誕生,由大行皇太后與保慶太后共同撫育,視若己子,宸妃娘娘駕崩,實由正命。此中一切,官家問保慶宮太后,便可知曉?!?br />   
          燕王大聲道:“太后是帝母名號,劉氏為太后已是勉強,尚欲立楊氏為太后嗎?奪子一事,楊太妃與劉太后乃是同謀,官家以為在楊太妃口中,能得到真相嗎?”
         
          呂夷簡跪奏道:“官家與衛國長公主乃是一母所生,三班供奉李用和,乃是宸妃娘娘的親弟弟。官家若不便問保慶太后,那宸妃娘娘的至親,當可同問。官家的乳母當陽郡夫人,宸妃娘娘的貼身宮女趙嬤嬤,都是當年的見證人。如今李宸妃停靈于洪福院中,是否死于非命,亦可請官家派人視察?!?br />   
          仁宗驚得怔立當地,他崩潰地問著眾人:“你們、你們為何都瞞著朕,瞞了朕這么多年?”
         
          燕王磕頭道:“先帝在世時,太后已經掌握朝政,當年寇準想要以太子監國,立刻就被流放到雷州。直至后來官家登基,朝中又是內憂外患,太后又諱莫如深,不準宮廷泄漏此事。臣早思舉發此事,只恐一經出口,立刻招來大禍。臣尚不足惜,且恐有礙官家,并累及宸妃。因此臣十年以來,閉門養病,不預朝政,正欲為今日一明此事。諒滿朝大臣,亦與是臣同一想法吧!”
         
          他這最后一句說完,眾朝臣皆松了一口氣,忙一齊跪下道:“八王爺說的,正是臣等想說的話。太后專權,臣實不敢說出真相,恐為官家及宸妃娘娘招來禍患?!?br />   
          燕王見自己這一計雙雕,不但斷絕了楊太后執政,而且借此將眾大臣之心拉了過來,與自己站于同一立場,素性再火上燒油一句:“不想就是這樣,宸妃娘娘還是難逃受害,實是令人悲憤交加?!?br />   
          真正悲憤交加的才是仁宗,忽然只覺得眼前天旋地轉,整座皇宮都在搖晃而塌陷,眼前站著的一個個臣子都變得如此地不真實。他憤而將眼前桌上所有的供品全部掃在地上,嘶聲道:“你們、你們全都出去,朕要一個人好好地靜一靜!”
         
          眾臣退了出去,仁宗獨自一人,坐在滿目蒼夷的地上,坐了好久。忽然,他伏在地上,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哭聲。
         
          深更半夜,三班供奉李用和、皇帝的乳母當陽郡夫人許氏、李宸妃身前的貼身侍女趙梨蕊都被緊急召到了皇儀殿中。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