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鳳霸九天 > 第45章

      第45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仁宗怔了一怔,揮退呂夷簡,他獨坐宮內,想了很久很久。他的面前,放著李宸妃遺下的衣物,是她生了他,他卻從來沒盡過一天的孝道。想起這么多年,她與親生兒子日日相見不得相親,這心中的苦,苦如海深吧。想起了她臨終前的那一晚,劉太后讓他來到上陽東宮,親手將藥碗遞給他,讓他可以服侍生母喝下一碗藥來,他忽然明白了那一晚的意義。這一碗藥,讓他不再遺憾終身。
         
          “母后——”他向著窗外的天空,喃喃地道。她知道他總有一天會明白的,她讓他在生母臨終之前,終于能夠服侍了她一回。只為這一點,他縱然再怨恨她拆散了自己母子,卻也要感激她終身。
         
          他想著李宸妃臨終前凝望著他的神情,想著她對他說的最后一句話:“官家已經長大了,長得如此英偉不凡,那都是太后和太妃二位母親辛勤撫育的結果,臣妾實在沒有什么功勞。臣妾別無所求,惟望官家好好地孝敬二位娘娘!”
         
          他心中震憾,她臨終前眼神是平靜的,是無怨無悔的,為什么,難道這么多年來,她都無怨嗎?他又想起了趙嬤嬤說的話,當年燕王要擁立她為太后,她不但沒有同謀,反而向劉太后舉發了燕王的陰謀。她所做的一切,她臨終前所說的話,都是全心全意地為了保護他,而完全忘記了自己的榮辱。
         
          想到了生母為他所做的犧牲,想到了她所忍讓的一切,仁宗抱著李宸妃衣服失聲痛哭:“母親——”他哭了很久很久,哭著他這十幾年所有的愧疚和痛苦。淚眼依稀中,仿佛猶見她含笑的面龐,對著自己說:“那都是太后和太妃二位母親辛勤撫育的結果,你要好好孝敬二位娘娘!”
         
          又依稀想起呂夷簡那小心翼翼的提醒:“生母恩大,養母亦是恩大。大行皇太后和保慶太后對官家有養育之恩,保護之德,官家也應還報?!?br />   
          仁宗忽然站了起來,吩咐道:“文應!”
         
          他的貼身內侍閻文應應了一聲,忙進來侍立,仁宗道:“去保慶宮!”
         
          仁宮一進保慶宮中,便覺得整個宮中肅靜無比,楊太后一身青衣,獨坐在桌邊,看著桌上大行皇太后遺物流淚。
         
          仁宗站在她的身后,往事一幕幕地回放,自從他有記憶開始,就是眼前的這個人最愛自己,最寵自己,甚至可以為了袒護溺愛自己,可以與她最敬畏的劉太后頂撞。而從小到大,自己最放在心上的人,卻不是她。
         
          他從小到大,讀書習字,勤學政務,把一切做到最努力,做到最好,只為著能夠看到劉太后的一個笑容、一個點頭,甚至只是一個贊許的眼神。他的目光,永遠追隨著劉太后的身影,她是那樣至尊至貴,她是那樣完美無缺,全天下的人,都要討她的歡喜,他也不例外。
         
          而楊太后,他根本不必去為她做什么,因為他知道不管自已做什么,自己是淘氣還是乖巧,聽話還是任性,她都會毫無原則地溺愛他寵著他,他說什么都是對的,他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她看著自己的眼神,是永遠充滿笑意的。
         
          而此刻,她在流淚。
         
          仁宗只覺得心中一陣刺痛,他的猜疑,竟是這樣深地傷害到了這個最愛他的母親。
         
          仁宗走進去,跪倒在她的腳邊,抬頭叫了一聲:“母后!”
         
          楊太后怔了一怔,慢慢地,她陰郁的臉上綻開了笑容,溫柔地扶起仁宗:“皇帝,你弄明白了?!?br />   
          仁宗點了點頭道:“兒臣明白了,兒臣實在是太不孝了,有負大行皇太后和母后的恩情。母后,你昨日就應該去皇儀殿罵醒兒臣的?!?br />   
          楊太后緩緩地說:“昨日我尚處嫌疑之地,哪有我說話的份兒。好在真相總有大白,皇兒,大行皇太后對你實在有恩無過,委屈了我倒也罷了,你切不可冤了亡者?!?br />   
          仁宗恭敬地道:“兒臣明白!如果沒有大行皇太后,今日也沒就有兒臣了!”
         
          如果不是大行太后,李宸妃根本就不可能得近天顏,根本不可能有他;如果不是大行太后收他為子,一個普通宮人的兒子,早就成為后宮的一縷亡魂;如果不是大行太后,今天坐在龍位上的,可能就是燕王或者別人了。
         
          他微微苦笑,她甚至不需要他為她去想任何可以原諒的理由,她自己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把一切身后事安排好了。
         
          楊太后沉吟了一下,緩緩地道:“皇兒,明日燕王必會又提起此事,你打算如何處理?”
         
          仁宗淡淡一笑:“當年大行皇太后和朕的生母是如何處理此事的,朕也不會去改變?!彼従彽氐溃骸斑^去的事不必再提,且不論他是什么用意,燕王畢竟是朕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叔父了,朕自當永遠禮敬于他?!?br />   
          楊太后了然的點頭,是的禮敬,永遠只是禮敬而已,這就夠了。她看著仁宗,緩緩地道:“大行皇太后的遺詔中,原有我同掌軍國事之議。大行皇太后本是一番好意,她是不放心你。如今我看你決斷此事,知道皇帝已經長大了,再不需要母后攝政。明日你就詔告天下,我不稱制攝政,從此以后在保慶宮中,頤養天年?!?br />   
          仁宗向楊太后行下禮去:“兒臣遵母后懿旨?!?br />   
          至此,群臣議定,依大行皇太后遺詔,奉太妃楊氏為皇太后,但因皇帝已經成年,可獨自執掌國事,去掉遺詔中同掌軍國大事等句,詔發天下。同時,議大行皇太后謚號為莊獻,追封李宸妃為皇太后,謚號莊懿。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