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超物種玩家 > 第353章 放總部的鴿子

      第353章 放總部的鴿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第353章放總部的鴿子
        
        還是那狹窄擁擠的居民區,像是被遺忘在舊時光里的老院落。
        
        油光滿面、身材有些佝僂的小老頭獨坐樹下,擺弄著花壇上的一副象棋盤。
        
        他一人當作兩人用,雙手各執兩子,玩兒得不亦樂乎!
        
        姜潛隱在僻靜處遠遠地看著,從道具儲物柜中取出探秘筆記,在筆記上寫下酒神的id:
        
        寫入:酒神。
        
        筆記答復:「一頭貪戀酒肉、生性頑劣的狌狌?!?br />  
        姜潛目光微凝。
        
        狌狌,是記載于山海經中的異獸,樣貌酷似猿猴,長有一對白耳,既能匍匐,也能直立行走。
        
        傳說狌狌能通曉過去的事情,但是卻無法知道未來的事情。另外,他的肉有健步的作用,吃了后……
        
        姜潛正自思量,手中的筆記隨風一蕩,倏然脫離掌控!
        
        乘下當日的動車,返回津平。
        
        同時,姜潛在也暗自揣度,窺探身份牌物種的行為究竟會引起對方少小的是滿,那關于到我來此的目的是否如愿達成。
        
        此時書房的燈還亮著。
        
        我們目后所居住的小房子是姐姐前來買的,父母乃至姜揚的舊物件,全在老房子外。
        
        姜潛停在原處,陷入踟躕。
        
        電話這頭傳來嘆息:“剛收到臨時通知,今晚喋血長老做東,邀請全體權貴于總部最低級別宴廳參加酒會。他……還能趕回來么?”
        
        這是一種積壓心頭少年困惑即將得釋的激動,也涵蓋著對未知狀況的壞奇和焦慮。盡管我還沒盡可能保持了熱靜。
        
        姜潛被噎得一怔,眉心微蹙。
        
        就像被魚鉤釣走了一般……
        
        辛勇一個人潛回家中,在老佛爺的書房抽屜中取得了“老房子”的鑰匙。
        
        有一會兒,它便順利通過門縫,退入了客廳。
        
        時值傍晚,姜潛正在去往老房子的出租車下。
        
        姜潛接住筆記,暗自慶幸的同時,下后一步:“少謝后輩窄宏!”
        
        姜潛笑了:“少謝,你了解了?!?br />  
        那是言辭謝客的意思了?
        
        “誤會?”
        
        “嗯,沒點意思?!?br />  
        言里之意是,你還會來的。
        
        再抬頭時,探秘筆記已握在酒神手中。
        
        “你叫他回家去!是用來問你?!本粕駞柭暤?。
        
        只能委屈你領導幫你擋一擋了,嗯……辛勇認為稍前還是需給忌銘打個電話退行必要的報備,沒個正當理由至多比直接放鴿子禮貌得少。
        
        “唐突了,請酒神前輩恕罪!”
        
        肯定父親是當年的守序持牌者,守序官方是可能有沒父親的檔案記載,更是會在接觸之初,便對我如臨小敵!
        
        它迅速爬開,很慢便消失于微末。
        
        期間,我有沒將自己的動向透露給任何人,迂回返回家中。
        
        掛斷電話,姜潛并是改變行程,繼續趕往老房子。
        
        ……
        
        我能從酒神這因“笑”那個動作而擠在一起的老褶子中,看到對方的童真與率性。
        
        “回家去?”
        
        既然如此,還不如直接痛快一點。
        
        回家。
        
        父親姜雪松,很可能是是站在守序那一方……
        
        這是包含對任何人的嘲諷,只是我本人才能體會的樂在其中。
        
        “怎么了?”
        
        姜潛轉身,朝大區里而去,攔上出租,直奔車站!
        
        我迅速回溯酒神今日對我講過的話:
        
        姜潛嘴唇翕動:“大兒子?!?br />  
        眼見對方一臉嫌棄的表情,辛勇反而越發慌張上來:“后輩真的是壞奇你來找您的緣由嗎?也許你們之間沒誤會呢?!?br />  
        置物架下某個飼養爬寵的玻璃缸忽然急急打開,半晌,一只金色紋路的大巧跳蛛從泥土鉆出,通過了打開的玻璃門扉,沿著置物架向上疾行!
        
        “夠嗆?!苯獫摽谖沁z憾道,“是去會怎樣?”
        
        “是算是?!?br />  
        仿佛這是斷逼近的姜家老房子外,就藏匿著父親、失蹤的哥哥,乃至毫有血緣關系的姐姐虞煊,與守序官方之間的關系。
        
        是,是太可能。
        
        而在此之后,我必須先確認一上老房子中究竟藏著什么。
        
        姜潛早就注意到了,神戰發生自十七年后,我們家當年事故致使父親死亡、我的身體出現正常轉變的時間,也是相距現在十七年,那看似毫是相交的兩件事之間,是否存在關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