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w1600"></ins>
  •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息壤中文網

      字:
      關燈 護眼
      息壤中文網 > 九陽帝尊 > 第009章 百發百中

      第009章 百發百中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我寄住的洞里有塊寄魂石,你帶上這個就可以了,我需要沉睡修養,沒事不要來打攪我?!睂庝h從洞里摸索片刻,果然有塊青藍色閃光的石頭,饕餮元神立即鉆入寄魂石,陷入了沉睡。

          寧鋒將寄魂石傳送進空間戒指,爬上岸來,身上散發的惡臭更加刺鼻,云霧隱隱之處,正是隕殺堂所在的地方,寧鋒發現沒有越過赤水河是看不見隕殺堂那低矮的建筑群的。

          隕殺堂修建的倒不是很惹人注目,全部是低矮的院府,隕殺堂的門口也有兩位精煉的武者把守。

          “站住,來著何人?”現在不是隕殺堂招收學徒的時間,除了特殊情況,是不能讓人進入的,兩位干練的武者異口同聲的大呼道,從聲音來看這兩位守堂的絕對是中氣十足。

          “敝人寧鋒,這里是東林郡王的推薦信,還望兩位大哥通報通報?!睂庝h深諳道上的規矩,遞給兩位武者一人十余枚銀幣。

          其中一位精煉的武者拿著東林郡王的推薦信,很快的跑去通報了。

          從另一位武者那里寧鋒得知,隕殺堂的堂主乃殷天賜,不久前突破到一品武宗,有個很漂亮的女兒叫做殷玲。

          武者yin笑著唾沫橫飛,道殷玲的身材和臉蛋都沒得說,絕對該凸的凸,該凹的凹,如能一親芳澤此生無憾吶,正所謂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風流哇。

          “沒看出來這廝長相雖然粗魯,竟如此風流,儼然是個情種啊?!睂庝h暗道。

          此刻那位報信的武者樂呵呵的走來道:“寧鋒兄弟,我們堂主有請?!鄙袂樯鯙楣Ь?。

          “好的,多謝兩位兄弟了?!?br />
          “哪里的話,以后發達了可不要忘記兄弟哦,我是柳小龍,他說柳小虎?!眻笮诺牧』⒖墒侵捞弥骺吹侥欠菪诺谋砬?,仿佛和寧鋒有什么親似的,柳氏兄弟話說做守堂的也有四五年了,也沒被提拔,如今機會來了豈肯放過,連忙將自己的積蓄拿出來“孝敬”寧鋒。

          “使不得,你們還是留著買茶喝吧?!睂庝h受寵若驚道。

          “這哪成啊,不把我們當兄弟是不是,哥哥給你你就拿著,堂主還在等著呢,快些進去吧?!睂庝h拗不過柳氏兄弟,只好拿著按著柳小龍所指地方進入了隕殺堂議事廳。

          “寧小兄弟,哎呀,老夫等待多時了啊?!鳖^戴銀冠,裝束華麗,根據柳小虎的描述這不是隕殺堂主是誰。

          殷天賜熱情的備好了茶寧,對著前來的寧鋒道。

          “寧鋒見過殷堂主?!彪m然身寬體胖,還滿臉胡子,但散發的氣場絕對不是蓋的,寧鋒雙手抱拳恭敬的道。

          “嗯,好,不愧是蘇郡王看上的人?!币筇熨n見到寧鋒雖是一身臭氣,卻是別樣的英氣*人。

          “堂主過獎了?!?br />
          “跟你說說這里的情況吧,這里的殺手都是經過殘酷訓練鍛煉而成的,所以要在這里生存下去,必須不斷地努力,三個月訓練后,就可以去任事房接受任務了,按照不同等級任務的執行情況頒發勛章,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沒有什么事的話你就先去洗個澡休息,明早去隕煉場訓練吧,其他的事我會替你安排的?!睂庝h身上散發著赤水河的惡臭,殷天賜笑了笑盡快安排道。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亚洲老熟女@TUBEUMTV,黄瓜视频在线观看,97久久久久人妻精品区一

      <ins id="w1600"></ins>
    1. <ins id="w1600"><video id="w1600"><optgroup id="w1600"></optgroup></video></ins><tr id="w1600"><small id="w1600"><delect id="w1600"></delect></small></tr>

      <output id="w1600"></output>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